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 其它小说 > 末日乐园 > 1241 轻松闲适的一场聊天
    电梯门打开的地方,是在一幢废弃的旧楼房里。

    屋顶塌下来了一半,从二楼落下的柱子在地上碎成了一堆石块,电线和藤蔓交缠着垂在半空里。天光从破洞里洒下来,映得灰尘粒粒发亮,好像一根歪斜的光柱,正试图撑起这栋即将倒塌的废墟。

    前任警卫第一个跳了出去,脚步跃过横七竖八挡在电梯门前的断砖碎石,在一小块空地上停下来,四处张望了几眼。听见身后三人也出了电梯,他赶紧往旁边让开一些,回头冲几人一笑,因为忍不住高兴劲,面皮都一层层皱了起来:“我看见了,门在右边?!?br />
    正如NPC所说,这栋废弃楼房坐在大熊市外一处小山坡上,能将大半个被lava反复吞噬的城市都收入眼底。所有脱离了lava游戏的玩家,都要顺着旧楼房后方的门走上山坡下一条高速公路。按理说,在那条高速公路之后的绿山群里,就不再是Lava??!世界了——至于那一片绵延绿山是不是末日世界,这个星球上到底又存在多少个末日世界,似乎谁也说不上来。

    一行四人默默地顺着山坡来到了公路上,波西米亚一边把衣服从脑袋上往下拽,一边在布料底下闷声说道:“我忽然有个想法?!?br />
    “什么?”

    “外来的进化者都是因为有签证,所以才准确地落进了某个末日世界的区域里,对吧?”波西米亚拽下衣物,声音顿时清楚了。她的手臂仿佛长蛇出洞一样从大袖子里钻出来,一拉,将连衣裙穿好了:“我们因为没有签证,所以走到哪儿,就算进了哪个世界。那么我们不走了,行不行?我们就在这条公路上扎营了?!?br />
    林三酒正在琢磨这个主意时,就听人偶师忽然开了口:“可以?!?br />
    “可以?”她特地扭头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还需要静养一下身上的伤?”

    人偶师平静地迎上了她的目光,半边脸上绽开了一个轻柔缓和的笑,像是某种夜花忽然在昏暗月色下开放了?!安?,”他慢慢地说,“是你需要?!?br />
    “可我身上没什么伤了——”话还没说完,林三酒就被波西米亚重重地踩了一下鞋后跟,脚皮都差点被扯掉一层;她还来不及明白,就听人偶师笑了:“很快就会有的,别着急?!?br />
    ……行吧,反正是定下来扎营了。

    正好,如果在公路上扎营的话,她还可以在大熊市外围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打听到猫医生的消息,再把最后一件事情做完。

    在Lava??!出口附近的公路上扎营,绝不是个好主意;一行人商量几句,决定顺着公路往前走一段距离,等大熊市离开了目光范围再说。这称不上是什么计划,只算是走一步看一步罢了,话一说完,林三酒的眼睛就落在了前任警卫身上。

    “你应该有地方要去吧?”她可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一行人会往哪个方向走?!拔颐蔷饶阋幻?,把你带出来,算是仁至义尽了,也到该分手的时候了?!?br />
    对于一个状态不对头的人来说,她也清楚,救命之恩连个水花也溅不起来。

    前任警卫从公路另一侧连绵高耸的青山上收回了目光。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他怔了几秒,似乎才消化掉了她的话,连连点头,“我一腔感激,简直没法说。我这就走,几位一路顺风!”

    ……痛快得叫人吃惊。

    见他果然转身走了,林三酒想了想,示意波西米亚二人留下来别动,自己追上去了几步,走在前任警卫的身边,笑道:“好歹也是一场交情,我送送你,毕竟我们一直没机会好好聊过?!?br />
    前任警卫看着她,眨了眨眼睛?!昂冒?,欢迎欢迎?!?br />
    虽然这个男人叫人摸不透,她却知道前任警卫绝对不是一个傻子。他太灵透了,好像永远都能察觉到他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才能最大程度地增加自己的生存几率。林三酒先与他闲扯了几句医院里的经历,见他渐渐打开了话头,才试探地问道:“对了,你对卫刑这个人怎么看?”

    “太傻了?!鼻叭尉啦患偎妓鞯厮?。

    “太傻?难道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吗?”

    “当然不是了,我对人的感觉很敏锐的?!彼∩α思赶?,“不光是人,凡是和人有关的地方,我都很敏感。有的人靠武力生存,有的人靠头脑生存,我嘛……我靠人生存?!?br />
    那怎么还会被那一男一女骗呢?

    林三酒这个问题刚要出口,忽然又咽了回去。准确来说,他是被NPC骗得变成警卫的,而NPC恐怕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当那一男一女说自己是他的队友时,他的确表现得好像相信了他们,事实上他到底信没信,除了他自己谁知道呢?

    “就算她从来不和我多说话……”前任警卫没有在意她一时的分神,继续说道:“我说,她是不是为了一个男人,才落到这种下场的???最俗的故事了?!?br />
    这一次,林三酒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

    她甚至差点就要摸索身上,看看是不是被放了窃听器了——否则的话,他怎么能猜到卫刑的经历中,确实涉及到了一个男人?要知道,卫刑直到最后一刻之前,连一个相关的字都没有提起过。

    “她……死之前确实拜托了我一件事,和一个男人有关,我准备等安顿下来之后就去办的?!彼挠械悴磺樵傅厮?,“但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br />
    “我就说嘛!”前任警卫一拍手,乐了:“我也没有什么证据,我一说你一听,不用追究……我纯粹只是感觉到,她不是为了自己才这样不择手段。一般人想出院是为了能更好地活下去,但她见自己不可能再出院了以后,就立刻想要死,说明她的目的根本不是那一条命。她想出院,是因为院外有她想要的什么东西——或者人吧?”

    林三酒只能瞪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想要的,不是自由什么的?!鼻叭尉涝诩父鋈松肀咭恢苯魃餍⌒?,很少有现在这样敢放开了说话的时候——或许也是现在因为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林三酒而已。

    “你不是男人感受不到,一辈子被异性众星捧月的女人,再面对其他男人时,会自然而然地有种态度,和一般女性不一样……就算我没见过她好看的时候,我从她的态度上也能察觉出来,她以前的美貌绝对很惊人?!?br />
    “那又怎么样?”

    “有点难解释。我的意思是,对于她这种早就把外貌给内化了的人来说,美貌和自由什么的相比,美貌肯定更重要。因为美貌已经变成了她这个人的一部分了……你懂我的意思吗?这涉及到了她的‘存在’?!?br />
    前任警卫要把自己的模糊感觉转化成有逻辑的字句,似乎也感到吃力,皱起眉头说:“一个人所追求的东西,和这个人本身是什么样的人,有脱不开的关系,你赞成吧?所以我觉得,她追求的东西,和她的美貌应该在某种程度上有联系……但这个东西,却比她的命、她的美都重要,更别说你一个偶遇的路人了?!?br />
    “所以你才想到了……”林三酒大概有八百年没想到过这个词了:“爱情?”

    “她看上去就是那种很傻的女人嘛,”前任警卫忍不住笑起来,好像这事挺逗、挺有意思的?!懊涣嗣烂舱谘?,那一脸飞蛾扑火的傻劲根本挡不住。诶你说,她想死,是因为不愿意让那个男人看见自己变成平平常常的NPC模样呢,还是觉得就算见了面,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了,等于永别了,所以才……?”

    林三酒不想再说下去了。

    她装作被什么吸引了目光一样,遥遥望了一会儿公路下方不远处的大熊市,没有回应前任警卫的话。后者静了一会儿,忽然“诶呀”一声,喃喃自语地笑着说:“你肯定不愿意往深里想的嘛,我让你不舒服了?!?br />
    仅仅是从与卫刑的短暂相处,与他们事后说起的只言片语之中,前任警卫就已经抓住了卫刑这个人的内核……那她呢?波西米亚呢?人偶师呢?

    林三酒咽了一下嗓子,换了个话头?!拔裁茨憧垂墓ヂ岳?,没有电梯的那一部分,你也感觉到了吗?”

    “咳,这谈不上感觉,我猜到了?!鼻叭尉烂嗣铝?,吊坠在他的衣服底下撑起了四四方方的形状?!八歉铱吹墓ヂ钥隙ú煌暾媸?,到哪儿都能遇见爱欺负人的人。他们故意截掉了电梯的一部分,大概是因为我的外号吧?!?br />
    “你的外号?”

    “你还记得,红脸人说玩家俱乐部里人人都会给自己打造一个名字吗?”前任警卫把玩着衣服下的吊坠,颇有几分怀念般地说道:“我的外号不是我自己选的,是他们叫着叫着,就延续下来了?!?br />
    不知道为什么,林三酒的汗毛都一根根站立了起来,好像预感到冷风即将吹上皮肤一样。这个人的战力不如她强,何况她身后远方还有人偶师和波西米亚;公路上平静安宁,唯有带着山林气味的风一阵阵吹过二人之间——她却觉得自己刚刚往某个深不见底的黑井里瞥了一眼,手脚一时都有点儿软。

    “我叫‘电梯男’?!鼻叭尉缆厮?,掏出了吊坠:“是因为我总喜欢看着它,这个我从游戏里拿到的纪念品……”

    她上一次见到这个透明方块时,林三酒记得吊坠里是一副电梯内的景象,里头还映着几个在电梯门上到处摸索的男女——他们当时大概是在找出路。

    这一次,吊坠里的好几个人都不见了,只剩最后一个女人,和地上几具被啃食了一大半的尸体。角落里堆着人类的粪便,连被吃得残缺不全的尸体,都浸在了尿液中。

    “它会一直……同步展现出那个游戏里的情况?”林三酒直到现在,才第一次正视了这个看似不重要的小细节——当时在众人初听见“纪念品”三个字时,竟然谁也没有多想一想,为什么要拿这种纪念品?

    ……谁会想要看这种事情?

    “嗯,对?!鼻叭尉澜踝雇性谑中睦?,头也不抬,全神贯注地看着它,好像它正在播放一个最有趣的电视剧;他脸颊上的肉,正随着他的笑而慢慢鼓起来。
  • 2015年全国创新社会治理颁奖典礼 2019-03-26
  • 高温雷暴一起来 注意防雨和防晒 2019-03-26
  • 老师:讲课再累都不怕 就怕各级搞检查讲课再累都不怕-教育时讯 2019-03-25
  • 曹应旺“正事写史,余事写诗”br 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SimSun; font-size 14px;——作为诗人史学家和史学家诗人的毛泽东 span 2019-03-25
  • 首页头条新闻——黄河新闻网 2019-03-25
  • 多学科构建“大介入” 中国介入医师年会南京召开 2019-03-24
  • 蔡诗芸用独立音乐的态度重塑DizzyDizzo——标签灵魂歌手蔡诗芸 2019-03-24
  • 主持人资料库——柴静 2019-03-23
  • 公证监督摇号购房咋有“关系户”? 2019-03-23
  • 五粮液“万店浓香世界杯”观赛之旅盛大开启五粮液 终端 2019-03-23
  • 洪崖洞客流激增 渝中开通2条应急通道12辆公交车驰援 2019-03-22
  • 统计局:5月份能源生产总体平稳 煤炭价格探低回升 2019-03-22
  • 邮储银行山西省分行零售信贷结余突破200亿元 2019-03-21
  • 滇剧兴衰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3-21
  • 事实说问题,怎会是没好也得好。 2019-03-21
  • 769| 667| 601| 276| 58| 211| 524| 688| 742|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