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养在夕阳下奔跑,火红的晚霞将他的身影拖得老长,带着明显羞辱意味的叫嚣也被拖得老长,在冷清的街道上回荡。

    场间众人都还未回过神来,哪怕他已跑出百丈之外。

    张文成从林天养动手的那一刻开始,整个人已经当场石化了。

    在被林天养偷袭负伤之后,他是靠拼尽全力才挤出的耐心强忍住报复的欲望,暗中派人联系武道宗师前来此地围堵林天养,为的就是要在夺走所有宝物之前,先让林天养好好享受一番喜获宝物的美妙快感,然后,在忽然出手将宝物尽数夺走,让林天养从美妙仙境坠落,狠狠摔进他精心策划的埋伏之中,彻底品尝何为乐极生悲的滋味!

    与叶良成联手之后,他手下共有十四名武道宗师,还有二十名天元武者压阵,如此雄壮的人马在漠北城中绝对首屈一指,哪怕是对阵下品武王都有一拼之力,对付一个林天养根本就是绰绰有余。

    张文成在脑海中想象过无数次大仇得报的画面,林天养在他的想象中尽是一片悔恨,痛苦的绝望模样,每当想到林天养甚至会跪下来求他,他整个人都兴奋得忍不住颤抖起来……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如此骨感。

    还没开始动手,身为主谋之一的叶良成居然就已经被打趴在地上了!

    他怔怔地看着在地上哀嚎打滚的叶良成,整个脑袋一片发麻。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对如此多的武道宗师,林天养居然还敢抢先动手,而且还将所有的宗师们都当成了傻逼,简直比叶良成还要嚣张百倍!

    场间同样没有回过神来的还有王紫嫣。

    她看着早已远去的林天养,眼眸中满是迷茫:“打完人就跑……难道就是他之前如此镇定的本钱?”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半边脸都红肿起来的叶良成热泪盈眶,近乎疯狂般咆哮道:“给我追!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今日我都一定要让他死!”

    林天养下手极重,叶良成自打娘胎里出来以后,就没有感受过这般火辣刺骨的疼痛,根本就承受不住,鼻涕眼泪狂流,哀嚎痛呼连天,心中更是羞愤到了极点。

    就算撕破了脸皮,王紫嫣依然是他狂热爱慕的梦中情人,可就是在她面前,他被林天养这个头号情敌狠狠甩了一记耳光,丢尽了所有的脸面!

    叶良成被打,五名宗师武者亦是面红耳赤,怒不可当。

    他们是负责?;ひ读汲傻奶砘の?,可林天养猝不及防的一巴掌将叶良成扇到了地上,也将他们的脸面都抽得火辣辣的疼痛。

    一名开窍境画师能在他们五人看护之下对叶良成行凶,就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

    但尽管心中恨不得立时将林天养大碎八块,但前来埋伏的宗师武者们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

    因为李承天还留在此地,愣愣地看着林天养已经消失成一个小点的身影发呆。

    这位漠北城的神曾经表态,愿意护林天养周全,没有人敢不将他的话牢牢记在心中。

    埋伏之事已经败露,李承天没有追究他们意图行凶之罪已是万幸,若是贸然动手让他以为自己是觊觎林天养身上的草圣真迹,那就离死期不远了!

    李承天不表态,所有宗师武者都不敢轻举妄动,目光之中满是恐惧之意。

    “这小子是不是被逼疯了?”李承天瞠目结舌,心乱如麻:“如果刚才他用这一招来对付我,我能躲得过去吗?”

    李承天想着林天养将叶良成骗到身边的手段,顿时觉着一阵胆寒:“简直混蛋到了极点……谁要是被这小子惦记上了,就算不死也要掉层皮!”

    “城主大人!”

    李承天胡思乱想之际,张文成满面沉重地走了出来,沉声道:“林天养此人阴险狡诈,更是当着您的面出手伤人,如此目无法纪的行径,难道您就坐视不理吗?”

    张文成的水平明显高于叶良成,从李承天今日这般异常之举来看,必有暗藏私心之嫌,是以他神态不卑不亢,言语间毫不提及有关宝物的内容,反而是弄得李承天无从发作。

    被张文成抓住法纪二字质问,李承天的态度也有了几分犹豫。

    “罢了!反正也是他自己不识好歹,就算吃些苦头也是他自找的!”李承天对于林天养的拒绝耿耿于怀,心头也有些怒气:“让张文成这些人把他逼上绝路也好,没准他会重新考虑答应我的条件!”

    李承天心有怒气,沉声道:“这是你们的私事,我不便插手,不过若是有人重伤或身亡,我城主府绝不会姑息!”

    张文成心头微动,李承天此话看似刚正严肃,但其中深意却很值得琢磨。

    从表面上看,李承天是在说像林天养将叶良成一巴掌打趴在地上,打得半脸红肿这种事不归他管,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李承天是在变相地告诉他,只要不将林天养打成重伤或身死,城主府都可以不管!

    “老奸巨猾!”

    张文成读懂了李承天的想法,暗中冷笑一声,面上还是给足了面子:“城主大人心怀百姓,漠北城能有城主庇护,实乃我等之福!”

    李承天对于他的马屁很是受用,但面上依然威严十足:“你们处理私事可以,但绝对不可以惊扰到百姓,否则,我也绝不会放过你们!”

    “城主大人放心,我今日前来围堵林天养只不过是想帮叶公子讨回一个公道,”张文成面不红心不跳,微笑一下,意有所指道:“若真能为叶公子将宝物追回,还烦请城主在城主府内寻处清静之地,我愿出资建堂,并请叶公子将草圣真迹供奉其中,以供百姓瞻仰草圣风采,不知城主意下如何?”

    李承天眼神顿时一亮。

    张文成话中的贿赂气息很浓郁,他一下就能闻到,虽然第一反应就是应该拒绝,但想着能够将草圣真迹留在城主府中的诱惑,他依然是忍不住地兴奋了起来。

    “日后再议!”

    在众人面前,李承天还需维持清正威严的形象,留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后便腾空而起,转眼便消失在半空之中。

    “哼,洞虚墨者又如何?不也还是有贪欲的凡人吗?”

    张文成看着他消失在半空之中,面上浮现冷笑,眼神阴毒地吐出一个字:“追!”

    “追!一定要把那个混蛋追回来!”叶良成从地上爬了起来,状似疯狂:“我要他死!”

    十四名宗师武者早已按耐不住,尤其是跟着叶良成的五名宗师武者更是眼神锋利如刃,几乎在二人下令之时,便展开身形,如离弦之箭般朝林天养逃离的方向追了出去。

    为了宗师尊严而战!

    五人一马当先,瞬息之间就到了百丈之外,另外九名宗师紧随其后。

    “紫嫣,等我杀了林天养之后,你就会知道,谁才是值得你喜欢的人!”叶良成满含深情地看着王紫嫣,眼中还含着因疼痛而闪现的泪花,看上去更富深情。

    “追上去!绝对不能让他们抓到林天养!”王景行沉声下令,原以为出动四海商会所有宗师武者必可安然无恙回到王家之中,但万万没想到张文成竟是与叶良成联手伏击,才使得林天养落入了此时境地。

    若是让张文成等人得手,林天养危在旦夕还是其次,更为关键的是,王家将失去一切与张家抗衡的本钱!

    十二名宗师武者也明白其中利害关系,也没人愿意让林天养落入张文成等人之手。

    因为他几乎已经就是他们未来的男主人了!

    “不用了!”

    十二名宗师武者正要追击而去,王紫嫣忽然出声将他们拦了下来,面若冰霜。

    宗师们已经闪动的身形忽然停了下来,所有人都面带不解地看着王紫嫣:十四名宗师联手出动,很快就会追上林天养,如此危急时刻,王紫嫣为什么说不用了?

    “紫嫣!你要干什么!”王景行面上满是惊慌之意,急道:“那小子根本就不可能对付十四名宗师武者,我们若不快点救他,他就死定了!”

    王紫嫣面色冰冷,目光牢牢盯在张文成等人身上:“我知道,但是我们只有十二名宗师武者,实力不足,放弃营救天养,才是最佳的选择!”

    “紫嫣!你终于回心转意了!”叶良成看着一脸冰冷的王紫嫣,欣喜若狂:“我就知道,你怎么会看上林天养那种小子!只有我,才配得上你!”

    叶良成浑身因兴奋而忍不住颤抖起来,红肿的脸颊因为咧嘴大笑而更加疼痛起来,但他也顾不上了,王紫嫣这般放弃林天养的做法,已经让他激动近疯狂了。

    “王姑娘,看来你也明白了,在漠北城中,绝对没有人可以招惹了我张家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

    张文成也以为王紫嫣是被他今日展现出的实力震慑到了,冷笑一声,低沉的声音中带着难以克制的得意:“林天养不识好歹,连李城主都容不下他了,你们王家又凭什么和我斗?”

    说话之间,张文成的腰杆都挺直了几分,他很喜欢这种掌控大局的感觉,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握在手中,不论是林天养,还是王家,甚至是李承天,终究都还是难逃他的智谋。

    近日来虽然张家不断受到王家的冲击,倍感压力,但张文成相信,只要林天养一死,王紫嫣就将失去再与张家斗争的最大资本!

    想着林天养很快就会被十四名宗师武者包围,吃尽苦头之后更要失去所有的宝物,张文成忍不住冷笑起来,笑容之中尽是阴狠到了极致的意味。

    “等林天养一死,王家就不再是我张家的对手,林天婉更是难逃我的手掌心!”

    张文成深深吸了一口气,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

    只是他忽略了一点,林天养既然是王家与张家斗争的最大资本,王紫嫣又如何会轻易放弃呢?

    王景行面如死灰,他知道王紫嫣说得是事实,自己手下的这十二名宗师武者,是绝对不可能从十四名宗师武者手中将林天养救下来的!

    “林天养完了……”王景行的声音一下变得沙哑起来,人也仿佛一下老了十几岁:“我们努力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要功亏一篑了!”

    “说的不错!你们王家已经输了!”

    张文成志得意满,看向王景行的眼神中满是玩味之意:“等他落入我的手中,他得来的那些宝物也将尽皆归于我手,你们王家再如何煞费苦心,终究还是只能被我张家踩在脚下!”

    张文成越说越痛快,眼神中的阴毒愈发浓郁,夺宝大会上屡遭打击的抑郁在此刻倾泻而出,彻底将王景行淹没!

    “是吗?”王紫嫣忽然开口,眼神平淡到了极致:“张文成,你凭什么认为我们王家已经输了呢?”

    张文成见她还在嘴硬,冷哼一声:“你们王家敢与我张家较劲的本钱不就是林天养吗?现在我派出十四名宗师武者去抓他,你倒是说说,他要如何挡得住十四名宗师武者的抓捕?”

    他眼神中满是不屑,仿佛林天养已经被十四名宗师出手拿下,成为了刀俎之下的鱼肉。

    “你说得都对,天养的确是不可能在十四名宗师武者的手中逃得生天……”

    王紫嫣的气势弱了几分,面上淡淡神伤。

    “你心里倒也清楚,林天养那小子绝对死定了!哈哈哈……”张文成放声大笑,极尽疯狂。

    王紫嫣面上古井不波,眼眸中却是亮起一道异彩:“你问我天养要如何挡住十四名宗师武者,那我也来问问你,你又要如何挡住十二名宗师武者呢?”

    张文成的笑容一下戛然而止,看着王紫嫣面上淡淡的笑意如遭雷击,眼神中猛然涌起惊恐之色!

    王紫嫣很美,王紫嫣的笑容更美,王紫嫣发自真心的笑容最美!

    但张文成无心欣赏,因为他从那美丽绝伦的笑容之中,已经读懂了王紫嫣的想法!

    剧烈的惊恐侵袭了他的脑海,一道刺骨的凉意,猛然自他的脊椎处传遍全身:“完蛋了!”
  • 天津将严格防控房地产市场等领域风险 2019-05-24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05-24
  • 社会主义是从私有制走向公有制,直至共产主义的到来。 2019-05-24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5-23
  • “龙江二号”微卫星传回地月合影 2019-05-23
  • 广东院士联合会:“新起点”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新征程” 2019-05-23
  • 福安警方公开通缉6名在逃人员 看见他们请报警 2019-05-22
  • 回复@看着就想笑:真有点赞机,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05-22
  • 习近平春节前夕赴内蒙古调研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 2019-05-22
  • 这艘外国舰船遇到麻烦时挂上了中国国旗 竟然转危为安! 2019-05-21
  • 2018年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龙舟赛在京举行 2019-05-21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5-21
  • 石林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农民,这个最卑微的资产阶级,成为大资产阶级革命的对象,接受资产阶级的吞并,所以他们成为无产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 2019-05-20
  • 步飘恒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258| 668| 978| 476| 261| 111| 292| 324| 693| 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