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养闻声识人,如此嚣张跋扈又自命不凡的声音,除了叶良成之外也不会有别人了。

    “难怪刚才他忽然从寻宝大会上销声匿迹,原来竟是在此处等着我?!?br />
    债主半道阻截,还带着十四名宗师高手,但林天养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嘴角微微上翘,就要拉开车帘下车。

    手刚伸到一半,就被王紫嫣拉住了:“你不要乱动,有什么事交给他们去解决!”

    王紫嫣口中的他们,就是王家派来沿途护送的十二名武道宗师。

    林天养微微一笑,说道:“他如此明目张胆地来找我讨债,我若不出现,别人还以为我怕了他,不是本地人的叶良成,我可不能弱了气势!”

    “……”王紫嫣立时无语,她一直都想不明白,叶良成是不是本地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困惑之间,林天养已经掀开车帘走了下去。

    黑色骏马前,王家的十二名武道宗师严阵以待,以特殊阵型封死了对方的所有进攻线路,滴水不漏。

    而在前方,一脸狠毒笑容的叶良成,正与满面狰狞的张文成站在一处,身后几十名武者蠢蠢欲动,尤以那十四名武道宗师的气势最为强横。

    “哟?原来张公子也在呢?”林天养怪叫一声,但心底没有半点奇怪。

    张文成本就是睚眦必报的小人,在夺宝大会上被擎天柱偷袭得手,当众出丑,如此奇耻大辱又怎么可能像他表现出来的大度般一笑而过。

    当街埋伏偷袭,以牙还牙,才符合林天养对他的期望。

    此处乃是王家回府必经之路,稍显冷清,偶有的行人也早已被赶走,正是四下无人,痛下黑手的绝佳地点。

    免了被人目睹恶行的后顾之忧,张文成终于露出了凶戾的真面目,双目充血:“我在此等你多时了,新仇旧怨,我今日一定要你连本带利地都还回来!”

    林天养一脸云淡风轻,说道:“那也得要你有报仇的本事才可以?!?br />
    “哈哈!林天养,你是不是已经被吓疯了?”张文成见他一脸有恃无恐,顿时觉得荒唐至极:“我乃天元境高手,今日还有十四名宗师武者,二十名天元武者助阵,就算你有王家十二名宗师武者庇护,但他们根本就保不住你,今日你死定了!”

    “张公子,你要考虑清楚了,今日你敢动他,就是彻底与我王家为敌了!”

    王紫嫣面色肃然地下了车,坚定地站在林天养身边,看向张文成的眼中满含警告之意。

    “你王家不是早就跟我张家干上了吗!”张文成浑然没有将她的警告放在眼中,眼神中满是怨毒之色:“想凭着林天养在夺宝大会上得来的宝物崛起,从而对付我张家,你们的算盘打得为免也太好了!”

    “不错!林天养你这个混蛋,居然敢坑骗我的钱!”叶良成见众人你来我往地对峙着,连忙跳出来刷了波存在感。

    虽不在碧芳院中,但叶良成从手下的探查中早已知晓,林天养用骗来的钱在夺宝大会上大方光芒,开出了六十多件宝物,原本郁闷的心情顿时恶劣到了极点,此番好不容易等到了林天养,顿时气得牙都要咬碎了!

    “你买石胚的钱都是我出的,所以那些宝物都是我的!”叶良成怒火中烧,笑容狰狞:“今日你若不把宝物还给我,我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林天养很是随意地瞥了他一眼,不无轻视道:“随意,只要你们有报仇的本事,有讨债的本钱,我任由你们处置就是了?!?br />
    他神态自若,满是有恃无恐的模样,张文成与叶良成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困惑。

    王家虽有十二名宗师武者压阵,但张文成与叶良成手下的宗师共计十四名,还有二十名天元武者相助,可谓是占据碾压之势,就算王家十二名宗师武者拼死相护,也仅能勉强保证王家父女二人逃离,根本就没有余力?;ち痔煅?。

    王紫嫣亦是一脸震撼,看着仍是满脸笑意的林天养大感困惑。

    “难道他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转危为安?”王紫嫣不由得胡乱猜测一下,不经意间就摸到了林天养的真实想法。

    哪怕没有吴道子提醒,仅从张文成等人的气势之上判断,林天养也知晓今日仅凭十二名宗师武者难以护卫自身安全,但他依然镇定自若,就是早已有了主意。

    早在碧芳院中,张文成一反常态地保持隐忍之时,林天养就料定了他定然没安好心,对于这一场伏击可谓是早有预料。

    不过在这漠北城中,他根本就不怕任何危险。

    因为他手中还有个十五没找回来。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叶良成只当他是在虚张声势,不屑冷哼一声,狞笑道:“今日我一定要让你知道,得罪我叶良成会是如何凄惨的下??!”

    张文成也回过神来,根本懒得再与他们废话,阴冷地吐出一个字:“上!”

    三十余名武者刚要有所动作,半空之中忽然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二位如此明目张胆地在漠北城中行凶,莫非是不将我放在眼中了?”

    张文成等人立时如遭雷击,所有人的动作都僵在了当场。

    王紫嫣美眸中精光一现,喜道:“城主大人!”

    李承天的身影从半空之中飞落,正好落在双方之间,完美地将张文成等人与林天养对半隔离开来。

    “李城主来的正好!”叶良成上前一步,怒意不减:“林天养在夺宝大会之上用花言巧语骗走我近四百万两白银,他所开的那些石胚都是用我的钱买的!您来评评理,这些宝物的真正主人应不应该是我!”

    李承天早已知晓此事,料定叶良成必定会针对林天养有所动作,才会如此匆忙赶来,但面上还是佯作惊讶:“四百万两白银?真有此事?”

    “确有其事!”张文成连忙站出来帮腔,恶狠狠地瞪着林天养:“林天养此人阴险狡诈,连我都看不下去了,这才帮着叶公子前来讨回公道,还望城主大人明察!”

    李承天皱起了眉头,连连点头:“如果确有此事,那么叶公子所言倒也有几分道理……林天养,你可有何话要说?”

    最后一句声势威严,看似清正廉明。

    但林天养从他眼中不自觉闪动的奇异光芒来看,李承天绝对另有所图。

    “他绝对不是真心前来相助的!”

    林天养立即就对李承天的来意有了判断。

    不过他也浑然不惧,李承天在其他百姓眼中是天,但是在他的十五面前,还是与蝼蚁无异。

    “林天养,叶公子对你的指控如此严厉,难道你就没什么要交代的?”

    李承天见他半天没有说话,又是声色俱厉地追问一句。

    林天养缓缓环视众人一周,眼神认真地对上了李承天的视线:“我凭真本事骗来的钱,有什么要交代的?”
  • 天津将严格防控房地产市场等领域风险 2019-05-24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05-24
  • 社会主义是从私有制走向公有制,直至共产主义的到来。 2019-05-24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5-23
  • “龙江二号”微卫星传回地月合影 2019-05-23
  • 广东院士联合会:“新起点”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新征程” 2019-05-23
  • 福安警方公开通缉6名在逃人员 看见他们请报警 2019-05-22
  • 回复@看着就想笑:真有点赞机,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05-22
  • 习近平春节前夕赴内蒙古调研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 2019-05-22
  • 这艘外国舰船遇到麻烦时挂上了中国国旗 竟然转危为安! 2019-05-21
  • 2018年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龙舟赛在京举行 2019-05-21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5-21
  • 石林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农民,这个最卑微的资产阶级,成为大资产阶级革命的对象,接受资产阶级的吞并,所以他们成为无产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 2019-05-20
  • 步飘恒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161| 354| 635| 552| 737| 619| 537| 123| 244| 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