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养手持两张清水兰花图,一脸微笑地向众人展示。

    “嘶……”

    几乎是他转身的一瞬间,所有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居然是真的!

    这幅画真的是林天养画的!

    事实胜于雄辩,没有人敢再有任何异议,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林天养,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陈洪德还算有经验了,没有那么惊讶,很是轻松地出了一口长气。

    刚才他还有些担心,若是林天养画不出来,只怕所有人都会认为他被骗了,会对他的权威造成冲击,结果林天养并没有让他失望。

    他自己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开始对林天养这么有期望了?

    放下了心里的石头,陈洪德自然不会忘了让他提心吊胆,满心不快的罪魁祸首:“方涛,事实就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话说?”

    “不可能,不可能……”方涛早已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他不是废物吗?为什么能画出这幅兰花图?”

    他的画技水平比围观的学生要高出许多,更加明白眼前这幅兰花图的难度,现在的他,根本就不可能画得出来。

    结果就是这样高难度的画作,被他一直看不起的林天养画出来了,他真的接受不了。

    如果林天养是废物,那他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了?

    “果然是完美的临??!”

    一直没有说话的陆桓羽走上前来,目光之中尽是欣赏之意:“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你这般天才,林天养,你的未来无可限量!”

    他是御灵境画师,念力一扫而过,就知道这两幅清水兰花图没有丝毫差异,一丝都没有!

    能如此完美地临摹出一幅画,说明林天养的心、眼、手已经高度统一,达到了得心应手的境界,若他有朝一日成就画师,绝对是极其可怕的存在!

    甚至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同境无敌!

    见向来金口玉言的陆桓羽如此盛赞林天养,在场的学生又是一阵骚动,先前站出来为方涛说话的那名学生,已经灰头土脸地悄悄离去了。

    林天养被他当着这么多人面一夸,不由得觉得脸上有些发烫,这一切都是天圣图鉴的功劳,与他哪里有半毛钱关系,讪笑道:“馆主谬赞了,跟您比我还差得太远了!”

    陈洪德嘴角抽搐一下,心里嘀咕:“真以为自己要上天了?馆主是御灵境画师,你居然敢和他比!”

    “哈哈!有意思!”陆桓羽心情大好,自己的画馆中能出这样一个天才,令他很是欢喜:“陈管事,你安排一下,此次的梅园画会,林天养必须去参加,为我青江画馆好好争口气!”

    周围的学生全部吓了一跳,目光之中全都透露出狂热的羡慕光芒!

    林天养居然要去参加梅园画会了,如此一来,他不也是青江画馆十大英杰之一了吗?

    而且陆桓羽说的话斩钉截铁,要让他去为青江画馆争气,这分明就是极度的器重!

    往日的废物摇身一变,变成了馆主钦点的画道天才,所有人都不敢再轻视林天养了!

    “馆主,此次前去梅园画会的名额已经满了,”陈洪德有些为难,小声道:“如果您要让林天养去,就必须清退一个名额出来……”

    “那就清退名额出来!”陆桓羽大手一挥,威严不容置疑:“林天养必须去,你想办法安排!”

    陆桓羽的强势令陈洪德都有些心惊,他跟随馆主多年,还从未见过馆主如此的器重一名学生!

    “林天养真的要翻身了!”

    陈洪德脑筋转动极快,林天养此刻深得陆桓羽器重,他马上打消了报复的念头,看着一脸呆滞的方涛,灵机一动:“馆主,我有办法了!”

    “刚才方涛说他再努力十年也赶不上这幅画的一星半点,既然他自认不如林天养,我看就把他的名额清退出来吧!”陈洪德面上满是大仇得报的冷笑。

    陆桓羽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办了!”

    一脸呆滞的方涛吓了一跳,失声道:“什么?不行!我才是十大英杰,这废物不能抢我的名额!”

    “哼,十大英杰向来是有能者居之,你口口声声说他是废物,那你倒是也把这幅画临摹出来我看看!”陈洪德有心报复,痛打落水狗。

    方涛一时无言以对,林天养如此完美的临摹,他怎么可能比得过!

    他没想到,刚成为十大英杰还不到半天,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取消了资格,抢走他名额的,居然还是他从来都看不起的废物!

    “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一直都是废物吗?”方涛面无血色,几近崩溃的边缘。

    陈洪德才不会去管他的死活,从怀里掏出一面黑木令牌交到林天养手中:“刚好这面身份令牌还没有给方涛,现在就直接交给你了?!?br />
    林天养在众人狂热的目光中接过令牌,只见巴掌大小的令牌上雕刻着精致花纹,正中刻着“青江画馆”四个正楷小字,背面刻字则是“十大英杰”。

    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青江画馆十大英杰之一!

    “天养,从明天开始就是年假,你回家好好过个年,回来之后,直接到墨尘阁来上课?!甭交赣鸷苁锹?,笑意浮现。

    墨尘阁是青江画馆里最高等的班级,只有十大英杰才能进入其中学习,由陆桓羽亲自授课,是所有学生都梦寐以求能进入的课堂。

    方涛的面色更白了几分:本来要入墨尘阁学习的是他……

    “年假?”

    林天养这才反应过来,还有三天就要过年了,所有住宿在画馆的学生都会回家,与家人团聚,大年初三以后才会再回画馆。

    回家,就代表着他要见到这一世的姐姐了,他唯一的亲人。

    陆桓羽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梅苑画会在十五元宵举行,时间仅剩半个来月,你回家之后也不能放松学习,要知道画会之上人才辈出,你不可掉以轻心!”

    “是,馆主!”林天养谦逊地听从教诲。

    “好,今天你也累了,让陈管事先带你下去休息,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来找我!”陆桓羽再次拍了他肩膀几下,面带笑意地在所有学生的注视下离开了食堂。

    陈洪德凑了上来,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那个,我们现在就去你新的宿舍?”

    林天养点点头,十大英杰不仅是一个称号,更是代表着超然的地位,每个英杰在青江画馆里都会拥有一间专属的宿舍,远非一般学生宿舍可比。

    他跟着陈洪德脚步离去,经过方涛身边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

    “方公子,”林天养努力露出温柔的笑容,语气很是诚恳:“真是多谢你了,又是给我回灵丹,又是把十大英杰的名额让给我,我这又吃又拿的,实在是过意不去??!”

    方涛看着他一脸笑容,只觉得无比可恶,气得脑袋都充血了:你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还会过意不去?真过意不去你把它们都还给我??!混蛋!

    林天养没有再打击他的兴致,只是在快要迈出食堂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回身喊道:“对了!同学们刚才都听到了,你说这顿饭你请的,记得买单??!”

    “噗!”

    方涛险些一口鲜血就喷出了出来,饱受连番打击之后终于再也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个时辰之前,他意气风发,是青江画馆的十大英杰,享受众人艳羡的目光,结果转眼之间,十大英杰没了,一枚珍贵的回灵丹没了,以前那个任他欺辱都不敢反击的废物也没了!

    就连饭钱也要他掏腰包,原以为请的是断头饭,谁知道竟然会是林天养的庆祝宴!

    方涛只觉得周围不断有奇怪鄙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炙热如火,烫得他浑身都不自在,恨不得立时挖一个地洞钻下去!

    “混蛋!吃我回灵丹,抢我十大英杰名额,居然还要我请他吃饭!”方涛恨得直咬牙,羞愤的泪光不住在眼中闪烁:“林天养,你这天杀的混蛋!”

    其实方涛想多了,他已经被打落尘埃,周围并没有人在看他,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已经离去的林天养身上。

    完美临摹,馆主器重,十大英杰,短短一个时辰之内,林天养仿佛从尘埃中扶摇直上九天,打破了所有人对他的轻视。

    所有人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林天养,将要强势崛起了!

    身为众人议论中心的林天养并不知道这些,他跟着陈洪德往青江画馆最高处走着,两人的关系有些微妙,一路上都没有交流。

    直到走到宿舍门前,陈洪德才开了口:“从今天开始,这间就是你的宿舍了?!?br />
    林天养看着挂着十号门牌的雕花木门,点了点头:“多谢陈管事?!?br />
    “之前是我误会你了,希望你不要记在心里?!背斐?,陈洪德咬咬牙,放低了姿态。

    如今的林天养已经不一样了,不能再把他当做废物看待,不提完美临摹的画技,只是陆桓羽的器重,就足以令他正视林天养。

    林天养微微一笑,陈洪德有意示好,他也不会自找无趣,当即礼尚往来:“陈管事言重了,我之前做事有些过分,你不要与我计较才是?!?br />
    见他提起生吃通知单的事,陈洪德只觉得脸上忽然一阵滚烫,干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不提了,你早些休息吧!”

    说完他就拖着肥胖的身躯飞一般地下了楼。

    林天养推门而入,立时觉得心旷神怡。

    这是间宽敞的屋子,进门就是一间大厅,铺着松软的绒布地毯,红木茶桌,檀木大床,青竹书架等家具一应俱全,房间各个角落里还摆放着精致的盆栽,平添几许生气,透过窗便可看到青江画馆的露天花园,其间花草遍地,奇石成堆,美不胜收。

    “跟十大英杰的宿舍相比,以前的宿舍简直就是猪圈,这世界果然还是强者才有资格享受优待?!绷痔煅锌级?,但很快就收回心思,把门一关,盘腿在大床上坐下。

    先前被方涛一闹,令他根本无暇去研究天衍九星诀,现在四下无人,他再也按耐不住好奇的心情了!
  • 天津将严格防控房地产市场等领域风险 2019-05-24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05-24
  • 社会主义是从私有制走向公有制,直至共产主义的到来。 2019-05-24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5-23
  • “龙江二号”微卫星传回地月合影 2019-05-23
  • 广东院士联合会:“新起点”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新征程” 2019-05-23
  • 福安警方公开通缉6名在逃人员 看见他们请报警 2019-05-22
  • 回复@看着就想笑:真有点赞机,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05-22
  • 习近平春节前夕赴内蒙古调研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 2019-05-22
  • 这艘外国舰船遇到麻烦时挂上了中国国旗 竟然转危为安! 2019-05-21
  • 2018年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龙舟赛在京举行 2019-05-21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5-21
  • 石林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农民,这个最卑微的资产阶级,成为大资产阶级革命的对象,接受资产阶级的吞并,所以他们成为无产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 2019-05-20
  • 步飘恒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203| 6| 540| 221| 9| 892| 797| 744| 440| 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