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养很是困惑,他与陆桓羽素未蒙面,陆桓羽又为何对他动用画师的力量呢?

    不过当他看到紧跟在陆桓羽身后的陈洪德以后,似乎就有些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学生见过馆主!”

    怒火中烧的方涛见到陆桓羽之后,连忙换上一副灿烂笑脸迎了上去:“馆主亲自前来,想必定有要事,不知学生可否帮得到您?咦,这是您的亲笔画作吗?”

    弯腰讨好之间,方涛见陆桓羽手中拿着一幅清水兰花图,马上拍起了马屁:“馆主真是画技超绝,这幅兰花图用墨奇妙,笔法清新,不过寥寥数笔却能将兰花的典雅气质烘托得完美无瑕,纵观画馆上下,也只有馆主您有这份功力了!”

    陆桓羽被他挡住脚步,微微皱眉:“这幅画不是我画的?!?br />
    “哦?居然不是您的画作?”方涛有些诧异,看向他身后的陈洪德:“那想必是陈管事的画作了!真是了不起,陈管事日理万机,为我等学业百般操劳,想不到画技却是一点也没落下,真是值得我等学习,不过我就算再努力十年,只怕也赶不上陈管事的一星半点!”

    发觉弄错以后,方涛一点也不尴尬,抓住陈洪德的马屁又是一顿猛拍,一副谄媚至极的嘴脸看得林天养都快吐了。

    陈洪德的面色有些难看:“这幅画是我画的,但也不是我画的!”

    方涛被他弄得有些糊涂,什么叫是你画的,但又不是你画的,那到底是谁画的?

    周围的学生也是一阵困惑,在青江画馆中,除了馆主与管事,还有哪个人能画出造诣如此高深的兰花图?

    “林天养,这幅画是你画的吗?”陆桓羽的目光越过方涛,直直落在了林天养的身上。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跟着看了过去!

    不可能,这幅画怎么可能是林天养画的!

    方涛整个人都懵了,干笑几声:“馆主,您是不是弄错了?林天养这个废物怎么可能画出这么好的画?”

    “回馆主的画,这幅用墨奇妙,笔法清新,将兰花典雅气质烘托得完美无瑕,方涛努力十年也赶不上一星半点的画作……”林天养走到方涛身边,徐徐道来,很是调皮地冲方涛眨了下眼睛。

    方涛险些被他这一眼眨得口吐鲜血,这家伙故意将他刚才的话重复一边,摆明就是在羞辱他!

    “……是我画的?!绷痔煅6倭撕芫?,才大方承认。

    此言一出,周围的学生都不能淡定了!

    这家伙在骗人吧!

    就算是被选为十大英杰的方涛,也不可能画出如此高水准的画作,而林天养在青江画馆学了十年都没有合格过,这样的废物说这幅画是他画的,没有一个人敢相信!

    “不可能!你在撒谎!”方涛失声尖叫起来,恶狠狠道:“如果你有这么高超的画技,陈管事怎么会把你开除了?馆主,您千万不要相信他,这家伙就是个满嘴谎言的废物!”

    陈洪德面色一下铁青。

    他刚才去找馆主只是说明了林天养能够完美临摹出登堂级画作的情况,关于开除的事情只字未提,心里正害怕林天养会找馆主告状,想不到此刻居然被方涛先抖露了出来!

    “开除了?”不出他所料,陆桓羽听闻此事后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威严道:“陈管事,这是怎么回事?”

    陈洪德满头大汗,心里恨不得马上掐死方涛,焦急解释道:“馆主,这件事情是这样的……”

    “馆主,都是一场误会,陈管事已经和我解释清楚了?!背潞榈戮攀Т胫皇?,林天养站了出来,抢先回答道。

    陈洪德一脸讶异,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林天养居然会帮自己说话!

    林天养想得很清楚,陈洪德已经遵守诺言把通知单吃了,自己的气已经出了,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也没有必要做得太过分,毕竟以后还要在画馆里学习,真闹僵了以后自己也不会有安生日子过,是以他并不介意卖个人情,给陈洪德一个台阶下。

    “误会?难道你年末考核最后一名也是误会?”方涛穷追不舍,生生又把台阶拆了:“陈管事,你一定是被这废物骗了,赶快把他开除了!”

    陈洪德面色黑得吓人,恨不得马上撕了方涛的嘴,冷声道:“他当着我的面临摹出来的画,难道还能有假?”

    “什么?居然是当着陈管事的面临摹出来的?”

    “难道真是他画的?”

    四周一片议论纷纷,陈洪德在他们心中很有威望,连他都这么说了,哪怕再不可思议,不少人心中已经相信了几分。

    “不可能,你一定是被他骗了!这家伙就是个废物!”方涛打死都不愿意相信,只得继续嘴硬。

    “够了!”

    陆桓羽厉喝一声,所有人立时都安静了下来。

    “林天养,以你考核最后一名的成绩却能临摹出一幅登堂级画作,确实有些匪夷所思,”陆桓羽神情肃然,缓声道:“既然同学们对此事都有疑惑,你可愿意当场再临摹一次?”

    方涛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马上来了精神:“馆主说得对,只要让这废物当场再画一次,一定就能揭穿他的真面目!林天养,你敢不敢!”

    林天养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有天圣图鉴在,再临摹一次也不过只是眨眼的事情,他根本没有任何压力:“可以,我愿意当场再临摹一次,也好让一些疯狗把嘴闭上!”

    总是被人当成废物也不是办法,今天方涛,明天是王涛,不证明自己的实力,总是会有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跳梁小丑前来找麻烦,他虽然不怕,但也觉得心烦。

    既然有天圣图鉴相助,那就要证明自己的实力,高调地告诉所有人,从今天起,林天养不再是废物!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我看你能画出什么鬼玩意儿!”方涛认定了他在撒谎,极力嘲讽。

    林天养不禁为他的智商感到担忧,到底是谁死到临头了?这种人是怎么被选上十大英杰的?

    “馆主,我刚才临摹一次消耗了不少精神,需要恢复一下,可否晚点再进行当场临???”林天养看着剩余的六点精神值,很是无奈。

    天圣图鉴固然逆天,不过可惜他现在的精神值太低,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复制功能。

    “必须得尽快提升精神值了!”林天养咬了咬牙,暗自思忖:“要想办法开始修炼天衍九星诀,争取早日开窍觉醒,到那时,我的精神在一定能有极高的提升!”

    陆桓羽还未说话,方涛便一脸狞笑起来:“哼,还没临摹就开始找借口,你这废物果然是在骗人!”

    被他这么一说,四周的人群里也开始出现了怀疑的声音。

    林天养毫不在乎,眼皮一翻:“实际情况就是如此,信不信由你!”

    “好,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你需要恢复精神是吗?”方涛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乳白色药丸:“我这里有回灵丹,足以恢复你消耗的精神了,这下你不能再找借口了吧?”

    “什么?你要给我回灵丹?”

    林天养一下乐了,这叫什么事儿?

    自己正发愁精神值不够,结果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这么可爱的人儿,他都有点不忍心打他的脸了!

    看到方涛掏出回灵丹,就连陆桓羽也有些动容:“九品丹药回灵丹?有些浪费了?!?br />
    丹药是炼药师利用各种天材地宝配制出来的神药,品阶高的丹药更是如绝世名画般价值连城,回灵丹虽是最低级的九品丹药,但一枚的售价也高达百两银子,通常都是画师用来恢复念力的,如今方涛要用回灵丹给林天养恢复精力,实在有些浪费,是以陆桓羽才会有此感叹。

    “没关系,这种东西我有的是,”方涛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得意道:“林天养,你这废物恐怕连丹药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吧?今天算便宜你了,我看你还能找出什么借口!”

    “没有了,你是大佬,你说了算?!绷痔煅咳套〈笮Φ某宥?,心满意足:“给我备好文房四宝,今天让你们好好开开眼!”

    方涛招呼一声,立马有小弟跑去拿来了笔墨纸砚,在一张干净的餐桌上摆放整齐,所有人都围了过去。

    林天养接过方涛手中的回灵丹,细细看了起来。

    回灵丹通体乳白,光滑如玉,隐约之间散发着一股清新药香,闻之令人精神一振。

    “不愧是九品丹药!”林天养感慨一声,心里隐约有些期待:“不知道天圣图鉴对丹药会不会也有反应?”

    心里这般想着,脑海中真的再次出现了那道毫无感情却美如天籁的提示音。

    “检测到九品丹药……正在扫描……”

    “扫描完成……”

    “九品丹药回灵丹,服用后可恢复三十点精神值?!?br />
    “服用后可复制丹方,需消耗精神值五十点?!?br />
    “服用后可改良丹方,改良后可恢复精神值五十点,改良需消耗精神值八十点?!?br />
    “宿主精神值上限不足,目前无法复制,无法改良?!?br />
    要发达了!

    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林天养恨不得马上跳起来,狠狠地亲方涛几口!

    原以为只是复制丹药,想不到天圣图鉴还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居然直接把丹药的炼制方法都给复制了,甚至还能进行改良,大大提升丹药的效果!

    跟天衍九星诀比起来,还差的几十点精神值简直不算什么了!

    “真是要逆天了!”

    丹方是炼药师智慧的结晶,珍贵程度丝毫不亚于修炼功法,最主要的是,丹方是可以炼制出丹药来卖钱的,手持一份丹方,就等于有了一只会下金蛋的鸡!

    “方涛,真是个可爱的人??!”林天养很是感慨,忍不住看向了一脸冷笑的方涛,不知是爱是恨:“这叫什么,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他毫不怀疑,若方涛知道他为了让自己出丑才拿出来的回灵丹,反而送了自己一份大礼,只怕立马就会气得吐血身亡!

    “你看什么?”方涛被他奇怪的眼神看的毛骨悚然,恼怒道:“你到底画不画?”

    林天养收回目光,没有任何犹豫就吞下了回灵丹,有天圣图鉴鉴定过,他可不怕这是什么毒药。

    回灵丹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清香消散在他嘴里,林天养只觉得仿佛一阵清风吹过,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有着用不完的气力。

    转睛一看,剩余精神值已经恢复到了二十三点。

    在众人的注视下,林天养走到了桌边,拿起了画笔,看向陆桓羽的目光之中满是自信:“馆主,不知你要让我临摹什么?”

    陆桓羽指尖一弹,那幅清水兰花图仿佛被一股无形力量拖着,慢悠悠地飘落到了桌面上:“既然是要证明这幅画是你画的,那当然还是临摹这幅画了?!?br />
    画师的念力!

    陆桓羽小露身手,引得四周一众学生惊叹不已,就连林天养也暗暗称奇。

    “好,没问题,不过我这人画画有个怪癖,不喜欢被别人盯着,所以我得转过身去画,还请各位见谅!”林天养答应下来,先行微笑赔罪。

    天圣图鉴太过神奇,为了保守秘密,他可不想当着别人的面使用复制功能,当即转过身去,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装神弄鬼,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看不到你出丑的样子了吗?”方涛不会放过一丝嘲讽他的机会。

    虽然很想反击,但林天养一直默默提醒着自己:做人要知道感恩……

    当天圣图鉴的提示音再次出现时,林天养已经有了经验,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复制。

    闭眼,睁眼,复制,完成。

    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一张全新的清水兰花临摹图再次出现,完美无瑕。

    临摹已完,他例行公事般地开始了悬空作画,装出一副认真作画的样子,时而咬笔沉思,时而伏案揣摩,像极了一名丹青大师。

    “画完了!”

    林天养装模作样小半个时辰以后,终于演腻了,放下手中画笔,将两幅清水兰花图展现在众人眼前:“各位观众,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满怀期待地凑了上去。

    
  • 天津将严格防控房地产市场等领域风险 2019-05-24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05-24
  • 社会主义是从私有制走向公有制,直至共产主义的到来。 2019-05-24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5-23
  • “龙江二号”微卫星传回地月合影 2019-05-23
  • 广东院士联合会:“新起点”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新征程” 2019-05-23
  • 福安警方公开通缉6名在逃人员 看见他们请报警 2019-05-22
  • 回复@看着就想笑:真有点赞机,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05-22
  • 习近平春节前夕赴内蒙古调研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 2019-05-22
  • 这艘外国舰船遇到麻烦时挂上了中国国旗 竟然转危为安! 2019-05-21
  • 2018年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龙舟赛在京举行 2019-05-21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5-21
  • 石林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农民,这个最卑微的资产阶级,成为大资产阶级革命的对象,接受资产阶级的吞并,所以他们成为无产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 2019-05-20
  • 步飘恒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908| 61| 811| 10| 528| 182| 26| 290| 830| 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