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力是画师的力量源泉,经过千万年时间的沉淀,天衍大陆上流传着许多关于念力修炼的功法,也衍生出了相对的品阶,寻常功法简单分为一到九品,九品之上,就是天品,神品,圣品这三大超绝品阶,任何一本修炼功法,都足以引起无数画师的疯狂争夺。

    而林天养的手里,现在就握着一本圣品修炼功法!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天养只觉得脑子不够用,这颗不过拇指大小的碧蓝珠子,居然会是一本圣级修炼功法,这简直匪夷所思!

    “吴道子……画圣吴道子!”

    林天养仔细研究着天圣图鉴上的信息,努力分析着:“除了修炼至天圣境界的画圣,绝对不可能还有别人能创造出圣品修炼功法,只是画圣的功法为什么会落到我的手里?”

    他这一世的父亲也是名画师,只是在他一岁的时候就骤然过世,所以他对父亲了解并不多,关于碧蓝圆珠的来历更是一无所知。

    “算了,再怎么想也不可能猜到事实真相,我只需要知道,我现在拥有着一本圣品修炼功法就可以了!”

    林天养很是洒脱,想不通的事情就不会再去想,得到一本圣品修炼功法,他现在简直高兴都来不及:“先有天圣图鉴,后有圣品功法,我不成画师谁还能成!”

    若不是食堂内人多眼杂,他恨不得现在就马上开始尝试修炼,不过看着天圣图鉴上那一连串的数字,他又觉得胯下一阵疼痛。

    “尼玛!我现在全部才二十三点精神值,连复制的零头都不够,改良就更不要想了,我怎么感觉被玩弄了呢?”林天养嘴角一阵抽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改良?”他认真地再看了一遍,脑海中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莫非,这改良的意思就是升级?”

    念及此处,他的呼吸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圣品功法已经天下无双,再升级上去,还有更高的品阶吗?功法可以升级,那么天符不是也可以?

    林天养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浑身因兴奋忍不住颤抖起来:“如果这是真的,那我还真是太小看天圣图鉴了!”

    “咦,这不是林天养吗?”

    他正努力抑制着心中的激动,身后忽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回头看去,只见一名穿着锦缎绣袍的少年正带着五六名小弟,露出一脸古怪笑容地朝他走来。

    林天养微微皱起了眉头。

    锦衣少年走到他的桌前,看见满桌的菜肴很是讶异,一屁股坐了下来,怪叫道:“你这废物不是被开除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吃饭,是想吃饱了断头饭再上路吗?”

    少年说话很是放肆,眼中尽是戏谑之意。

    林天养认得他,此人名叫方涛,与他同年入学,现在已经是高级版的学生了,平日里仗着家里财雄势厚,在画馆里纠集了一批成绩不好的不良少年,成天胡作非为,惹是生非,往日里没少欺前身,各种冷嘲热讽从不断绝。

    “今天我刚被选为去参加梅园画会的学生代表,就听到你被开除的消息,真是太不幸了?!狈教巫炖锼底挪恍?,但一脸的笑容却看不到可惜之意:“想当年你与我一同入学,没想到十年后,我已经是青江画馆的十大英杰之一,而你却只能被画馆开除,还真是人各有命不能比??!”

    梅园画会是漠北城所有画馆都会参与的画道盛会,每年一度,所有画馆都会选出十名学生参与画技比试,能参加这场盛会的学生,都是每家画馆的佼佼者,也被各自成为十大英杰。

    方涛品行虽然不佳,但胜在家里有钱,各种名师,珍贵丹药从不断绝,多年下来画技倒是相当出色,在青江画馆里也算成绩优异。

    而成为青江画馆十大英杰之后,方涛立即就带着他的小弟在画馆里耀武扬威,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眼看着就要到用餐的时辰了,学生都会往食堂汇集,他就马上带着小弟来了,碰巧看到了林天养,自然是要上来好好炫耀一番,狠狠刺激下这个被开除的废物。

    其实他与林天养并无恩怨,但他就是喜欢羞辱林天养,以此来满足他心中的优越感。

    林天养知道他的心思,也不生气,现在他有天圣图鉴在手,又得到了画圣的圣品功法,成为画师不过是时间问题,像这种脑残的跳梁小丑,他根本就懒得在意,只当方涛不存在,自顾自地吃着。

    方涛见他不吭声,还以为这废物是羞愧得不敢说话,更加得意:“今天我心情好,你这顿饭我请了,就当是我送你安心上路了!”

    “那真是谢谢你了?!庇心圆性敢饴虻?,林天养可不会拦着,淡淡谢了一句。

    “哼,真是废物!”方涛冷哼一声,更是看不起林天养,自己这般羞辱他,他居然还感谢自己,简直傻到家了。

    一想到以后画馆里再也没有这种废物让自己欺负,方涛只觉得有些不甘心。

    眼珠翻转几下,方涛心中有了主意,狞笑起身,振声高呼:“同学们,林天养被开除了,今天我做东请他吃饭,你们也快过来好好送他一程!”

    食堂里的学生被他的呼声吸引,一下全都看了过来。

    “老天开眼!林天养这废物终于被开除了!”

    “听说这废物十年都没合格过?”

    “方公子,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大喜事?你居然会请这样的废物吃饭,太浪费粮食了!”

    周围的学生一阵冷嘲热讽,各种嫌弃鄙夷的眼神不断落在了林天养的身上。

    方涛很享受被众人瞩目的感觉,立马抓住机会炫耀起来:“各位,其实也不算什么大喜事,只是被选上十大英杰,要去参加梅园画会了!”

    “这是大喜事??!方公子真是了不起!”

    “能够被选入十大英杰的哪个不是人中龙凤,方公子就不要谦虚了!”

    人群中立时响起一阵马屁声,嘈杂刺耳。

    “惭愧,惭愧,我是最后一名被选上的,还是要继续努力??!”方涛装出一副谦虚的模样,看着还在埋首吃饭的林天养,冷笑道:“诸位也要多加用功,要是哪天像这废物一样被画馆扫地出门的话,那可真是把脸都丢光了!”

    方涛很是自得,那一声把人群聚集过来,不仅将自己成为十大英杰的消息宣扬了出去,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林天养狠狠刺激了一番,简直是一举两得,乐得他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自满起来。

    周围的学生听到他的话,跟着也是一阵讥笑,食堂里顿时沸腾了起来。

    “你放完屁了没有?”

    林天养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叹着气放下了筷子。

    他是不想浪费时间与这些人计较的,但不计较不等于没脾气,方涛三番两次的挑衅着实令他很不爽,更主要的是,这货得意忘形的嘴脸实在太倒胃口了。

    “你成为十大英杰是你的事,要说你上别处说去,别挡在这里影响我吃饭?!绷痔煅?。

    方涛一愣,没有想到他会发作,语气还如此强硬,脸色顿时不好看了:“你这废物,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你以为你是谁,我需要对你卑躬屈膝的吗?”林天养一脸嫌弃。

    “我是十大英杰之一!你是什么东西,整个青江画馆里就你最废物!”方涛气急败坏,他没有想到平日里唯唯诺诺的林天养今天居然敢还嘴,气得面色涨红:“你已经被开除了,注定了这一辈子都要被我踩在脚下!”

    林天养哑然失笑:“什么十大英杰之一,不就是十大英杰的最后一名吗?得了个最后一名还生怕别人不知道,四处炫耀,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害臊!”

    方涛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林天养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欺负林天养已经很多年了,每次这废物都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今天居然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反抗他,简直反了天了!

    “林天养,你少说风凉话,我看你根本就是嫉妒方公子!”

    人群中走出一名学生,满是讨好地为方涛说话。

    “嫉妒?”林天养嗤笑一声,很是同情地看着他:“你是不用脑子说话的吗?他是最后一名,我也是最后一名,我需要嫉妒他?”

    那名学生楞了一下,就连周围的学生也是一时回不过神来。

    十大英杰的最后一名,与全画馆考核的最后一名能一样吗?

    这家伙是不是受不了开除的打击,已经疯了?

    “林天养,长本事了??!”方涛额角青筋暴跳,目露凶光:“你是不是以为被开除了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我告诉你,以我家的势力,在漠北城里要对付你有的是办法!”

    林天养冷笑连连,正要反击,但整个人僵在了当场。

    一股无形的可怖力量忽然降临,在他身上一扫而过,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足以令他胆战心惊!

    这股力量来去无踪,但林天养却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可怕威力,慌乱中,他看见周围的人群居然没有一丝异样,顿时醒悟,这股力量只有他感受到了!

    “什么情况?”林天养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神情肃然:“为什么只有我感受到了这股力量?”

    方涛不明所以,看他脸色一下惨白,还以为是被自己吓住了,得意冷笑:“知道怕了吧?告诉你,得罪我绝对没有好下??!要是你现在跪下来求我原谅,没准我还能大发善心饶了你!”

    林天养还未从惊慌中恢复过来,不愿与他废话:“滚!白痴!”

    周围人群一片哗然!

    往日里任人欺辱的林天养居然敢骂方涛白痴,简直是骇人听闻!

    这家伙绝对是疯了!

    “废物!你死定了!”方涛再也压抑不住怒火,咬牙切齿道:“等你滚出画馆以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馆主来了!”

    食堂大门处忽然传来一道讶异的惊呼。

    众人连忙往门口看去,只见门口处正走来一名白衣胜雪,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男子面容刚毅,一双虎目锐利有神,令人不敢直视,举手投足之间,彷副自带无上威严,令人不禁生出膜拜之意。

    “馆主!”

    一众学生对着中年男子齐声躬身行礼。

    来人正是青江画馆的馆主,御灵境画师,陆桓羽。

    在看到陆桓羽的那一刻,林天养突然有了一种玄妙感应:刚才那股可怕的神秘力量,正是来自于馆主!
  • 天津将严格防控房地产市场等领域风险 2019-05-24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05-24
  • 社会主义是从私有制走向公有制,直至共产主义的到来。 2019-05-24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5-23
  • “龙江二号”微卫星传回地月合影 2019-05-23
  • 广东院士联合会:“新起点”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新征程” 2019-05-23
  • 福安警方公开通缉6名在逃人员 看见他们请报警 2019-05-22
  • 回复@看着就想笑:真有点赞机,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05-22
  • 习近平春节前夕赴内蒙古调研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 2019-05-22
  • 这艘外国舰船遇到麻烦时挂上了中国国旗 竟然转危为安! 2019-05-21
  • 2018年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龙舟赛在京举行 2019-05-21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5-21
  • 石林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农民,这个最卑微的资产阶级,成为大资产阶级革命的对象,接受资产阶级的吞并,所以他们成为无产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 2019-05-20
  • 步飘恒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563| 893| 757| 934| 962| 354| 891| 695| 821| 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