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开除通知单上鲜红的印鉴,陈洪德干笑几声,顾左右而言其他:“天养啊,想不到你的画技居然如此了得,开除一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你就安心留在画馆里继续习画,我相信以你的天赋,一定很快就能成为一名画师的!”

    尼玛,这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刚才是谁一口一个废物,口口声声让自己死了成为画师这条心的?

    林天养忍着饥饿等看好戏,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他糊弄过去:“陈管事,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该不是要反悔吧?”

    刚才我知道你能临摹出来吗!

    陈洪德有苦说不出,他之前认定了林天养就是个废物,才得意忘形地把话说绝了,但现在一幅完美的临摹画作就在眼前,他再怎么不信也只能信了,他悔得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他知道自己理亏,但身为管事,让他心甘情愿地把通知单吃下去绝对不可能,只得硬着头皮道:“刚才不过是些玩笑话罢了,我看就这么算了吧!”

    “这怎么能算了?”林天养连连摇头,似笑非笑:“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你说了要吃通知单,那就必须得吃!”

    陈洪德面色一僵,开始吹胡子瞪眼:“林天养!别忘了我还是画馆的管事,你再放肆,信不信我照样把你开除了!”

    在他看来,林天养就算突然变得天赋奇绝,终究还是个软弱的废物,只要他搬出管事的身份吓唬一番,绝对能让林天养乖乖就范。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林天养早就不一样了!

    “我当然信,这事你又不是没做过,”林天养嗤笑一声,收起通知单,很是感慨:“真是好大的威风,耍赖不成就用强,你不吃也可以,正好我可以拿着这张通知单去问问馆主,是不是你的一句话,就能开除一名能临摹登堂画作的学生!”

    馆主?

    陈洪德面色顿时僵住了。

    馆主是青江画馆上下唯一的画师,实力超然,在漠北城中威名鼎盛,就连城主见了他也需客气三分,是真正的神仙人物。

    如果林天养还是个废物,他开除了自然不会担心,但现在,林天养可是一名能够完美临摹出登堂级画作的学生!

    这种学生在漠北城,不,甚至整个天衍大陆之上都极其罕见,若是馆主知道这样的学生被自己开除了,绝对会扒了自己的皮当画布的!

    “天养,此事可千万不能让馆主知道!”陈洪德现在真的慌了,声音都有些颤抖:“我们有事好商量!”

    林天养轻轻挑眉,厉声道:“商量?你开除我的时候商量了吗?你用登堂画作刁难我的时候是商量吗?我不去找馆主也可以,但你必须遵守自己的诺言,把这份通知单给我吃下去!”

    陈洪德面色铁青,只觉得整个脸都火辣辣的。

    本以为可以吓唬住林天养,谁知道他居然搬出馆主,反而将了自己一军!

    这废物不仅突然天赋惊人,就连脾气也变得厉害起来,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聪明厉害,难缠至极!

    陈洪德看着有恃无恐的林天养,只觉得自己仿佛已经不认识面前这个出了名的废物了。

    “好!我吃!”

    思量再三,陈洪德知道眼下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转变,先前是林天养求着留下来,现在是自己要求着他留下来了,形势比人强,他只能选择了妥协!

    见他答应下来,林天养咧嘴笑了起来,再次将开除通知单递到了他的面前:“陈管事果然言而有信,来,快趁热吃吧!”

    趁你全家的热!

    陈洪德眼神怨毒地接过通知单,在这一刻,他仿佛能体会到那些被开除的学生在接到通知单时是怎样的心情了。

    他深深吸了几口气,面色因为悲愤涨得通红,在林天养期待的目光下,狠心咬牙,一把将开除通知单塞入了口中!

    刚一入口,纸张的苦涩与古怪的墨汁味道立时充斥着他的口腔,猝不及防之下,他忍不住干呕了一口。

    “哎呀,陈管事,不要吃得太急??!”林天养佯装心疼,怪叫一声,笑盈盈地送上一杯茶水:“小心噎着,先喝口水,这样比较好下咽一些!”

    羞辱!这是赤裸裸的羞辱!

    陈洪德万般委屈,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如今日这般狼狈!

    更可气的是,他居然是被青江画馆最出名的废物逼到了这般田地!

    他心中疯狂咒骂着林天养,但还是接过了茶水,通知单毕竟太过干涩,又被他揉成一团,只靠咀嚼真的很难下咽……

    冰冷的茶水入口,没多久就将纸团泡糊了,墨汁与印泥完全泡散开来,刺鼻的古怪味道浓稠无比,恶心得他又是一阵反胃。

    林天养很想留下来好好欣赏他的表演,但看着陈洪德艰难地咀嚼着通知单,他的口水居然不可抑制地爆发了出来。

    “尼玛!我这是饿成什么鬼样子,连通知单都能当成美味了!”林天养在心底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再也忍不住腹中强烈的饥饿感:“陈管事你慢用,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已经冲出了教习室。

    陈洪德顿时大急:“林天养!你站……”

    他嘴里塞满了泡糊的通知单,骤然开口,顿时被呛到了,险些没出喘过气来,吐了好一阵才将嘴里的纸团全部吐了出来。

    再追到门边时,哪里还看得到林天养的身影?

    “砰!”

    陈洪德一拳重重地砸在了门框上,眼里满是怨毒:“该死的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羞愤不已,浑身都在颤抖,但心里还是隐隐担忧:“这混蛋画技大涨之后,脾气也变得可恶至极,如果他还是跑去找馆主告状怎么办?”

    越想越是害怕,他很快就想出了主意:“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通知单已经被我吃了,他空口无凭,我只要不承认就好了!”

    念及此处,他竟忍不住有几丝庆幸自己把通知单吃了,回过神来时又是一阵恼怒。

    “为免意外,我还是先去找馆主,发现一名可以完美临摹登堂级画作的学生,也是功劳一件,日后馆主责怪起来,想必也会记着我的好处!”

    拿定主意,他稍稍整理一下,就出门往馆主的屋子走去,边走边想:“这该死的林天养,若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一路狂奔的林天养早已将他抛诸脑后,他活了这么久,从未感觉如今日这般饥饿。

    一入食堂,林天养顾不得食堂大娘震惊的目光,以极快的速度将能点的菜肴全都点了一遍。

    食堂大娘看着他要吃人的目光,吓得手上的动作都快了不少,很快就把菜肴端到了他的桌上,满满当当一大桌子。

    菜刚落定,林天养连筷子也顾不上用,风卷云残般地抓起失误就往嘴里塞,根本不管抓到的是什么。

    “原来剩下三点精神值居然这么难受!”

    不知吃了多少以后,他腹中的饥饿感才稍稍缓解,看着面板上已经恢复到五点的精神值,心有余悸,面上却是藏不住的傻笑。

    “什么登堂画作,什么画师,有天圣图鉴在手,画技对我还有什么难度?”

    “画作可以复制,想必天符也不在话下,如此一来,成为画师还有什么难度可言吗?”

    “得找一张天符来试试才行!”

    林天养越想越是兴奋,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成为画师的场面:脚踏七彩祥云,手执七星画笔,云淡风轻地指点着天地河山,一群俏丽姑娘仰望着他,对他疯狂膜拜,争着吵着要给他生猴子……

    “不对!没那么简单!”

    想得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时候,林天养幡然醒悟过来,不过是复制一张登堂级画作,就几乎抽空了他的精神值,若要复制更高等级的画作,或者是天符,他区区二十三点的精神值,够塞牙缝吗?

    “必须想办法提升精神值,精神值越高,天圣图鉴的作用才会越大!”

    “只要有足够的精神值,就没有复制不了的天符!”

    清醒的林天养没有气馁,反而燃烧起了无穷斗志,与别人相比,他不再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去锤炼自己的画技,已经占尽了极大的优势,别人可以成为画师,他凭什么不可以!

    “有天圣图鉴在手,画师指日可待!”

    林天养心中豪情万丈,原以为这一场穿越悲催无比,结果天圣图鉴强势出场以后,顿时改变了他的人生,这一刻,他对异界的生活充满了无比的期待!

    “咚!”

    他站起俯身夹菜时不小心撞到了桌沿,忽然一声闷响,胸口处像被什么钝物撞了一下,疼得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林天养取出胸前的硬物,是一颗挂着红绳的碧蓝圆珠。

    碧蓝圆珠不过拇指大小,晶莹剔透,似有光华在其中流转,彷如清澈深海下翻涌的水流,琉璃表面下不时亮起点点银光,如星辰闪烁,瑰丽壮观,很是精美。

    林天养将碧蓝圆珠捏在手中,不自觉有几分沉重。

    这一世的他父母早已双亡,只留下他与姐姐相依为命,这颗碧蓝圆珠,就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物。

    “既然占据了你的身体,我就会替你好好活着,你放心地走吧,我会照顾好家人的!”林天养以茶代酒举杯敬天,似在告慰已经逝去的前身。

    “得找个时间先回家一趟,让姐姐不要再为我担心了?!绷痔煅院V杏行矶喙赜诮憬愕募且?,十几年来她含辛茹苦,以瘦弱的肩膀承担着养育培养林天养的重担,其中的辛酸,即便是他也不得不为之动容,血溶于水的亲情,让他不自觉地就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在他感伤之际,天圣图鉴再次出现了。

    “检测到圣品念力修炼功法,正在扫描……”

    “扫描完成……”

    “圣级功法:天衍九星诀?!?br />
    “创始人:吴道子?!?br />
    “复制功法需消耗精神值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点?!?br />
    “改良功法需消耗精神值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点?!?br />
    “宿主当前精神值上限不足,目标无法复制,无法改良?!?br />
    “尼玛……天圣图鉴是不是坏了?”

    看完一连串的数字,林天养整个人都呆住了。
  • 天津将严格防控房地产市场等领域风险 2019-05-24
  • 西安幼升小入学难问题出在哪儿教育部门将统筹协调安排 2019-05-24
  • 社会主义是从私有制走向公有制,直至共产主义的到来。 2019-05-24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05-23
  • “龙江二号”微卫星传回地月合影 2019-05-23
  • 广东院士联合会:“新起点”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新征程” 2019-05-23
  • 福安警方公开通缉6名在逃人员 看见他们请报警 2019-05-22
  • 回复@看着就想笑:真有点赞机,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05-22
  • 习近平春节前夕赴内蒙古调研看望慰问各族干部群众 2019-05-22
  • 这艘外国舰船遇到麻烦时挂上了中国国旗 竟然转危为安! 2019-05-21
  • 2018年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龙舟赛在京举行 2019-05-21
  • 忻州市两名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05-21
  • 石林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农民,这个最卑微的资产阶级,成为大资产阶级革命的对象,接受资产阶级的吞并,所以他们成为无产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 2019-05-20
  • 步飘恒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20
  • 762| 941| 526| 810| 160| 546| 133| 593| 160| 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