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们心中的不解很多。

    尤其是苏大先生对苏判的过份重视……这甚至都算得上是宠溺了。

    如祖父宠溺幼孙一般,以苏判的才具,这看起来似乎很合乎人伦情理。

    但实则不然。

    因为苏大先生只有过一个玄孙儿,而他的名字叫做……苏破!

    那位被苏判亲手斩杀的苏家直系单传!

    而且,到了苏大先生这般年纪,这般位置,这般阶位,他已经不能算得上纯粹的人了。

    他的身上已经不再流淌着人类的血液。

    他的骨骼,已经不再包含骨髓质。

    他的皮肤,比变异兽的外皮还要坚韧。

    他未必会有正常人类应该具有的种种情绪。

    这一点,从他对玄孙苏破之死的淡漠就能看得出来。

    他对此竟毫不在意,而是欣然的认可了苏判的接替。

    正所谓,近神而忘情。

    既然无情,那苏大先生为何要如此宠溺苏判?

    刚刚灵识进入黄泉碑的这少年,他明明不是苏判,为何身上却有苏判的魂识记号?

    他到底是谁?

    苏判到底遭遇了什么?

    是他杀死了苏判?

    苏大先生又为何将错就错,非要强认他为苏判?

    于是他们不解。

    但是他们不问。

    因为有苏二先生的前车之鉴。

    他们可不想如苏二先生那般下场,在众目睽睽下剥去皮肉展示自己骨身的品相。

    不仅仅是因为损耗跟耻辱。

    更是因为他们清楚自己的骨身,远比不得苏二先生的那般完美。

    苏大先生沉吟片刻,才继续发出苍老的声音。

    镜子早就消失在他手中,黑色顶壁上的诡异符纹线条也黯淡无痕。

    黑色的雾气随着每个黑袍身后影子的收敛而变得稀疏,黑色调大厅渐渐现出光明。

    黑暗与光明,一时和谐。

    同样和谐的,还有会议大厅的气氛。

    “找到苏判离开幽州后所有的痕迹?!?br />
    “也找出他离开幽州之前所有的接触?!?br />
    “找出他现在的身份?!?br />
    苏大先生伸出白皙而干瘦的手臂,食中两指虚划,黑色石质桌面上有符纹闪烁,在轻微的吱吱格格声,吐出一张白纸肖像画。

    上面便是曾出现在黄泉碑前那少年惊鸿一眼的身姿容颜。

    “这就是苏判他现在的模样。找到他,带到我面前?!?br />
    苏大先生伸手指点,“苏想,你来负责这件事。记住,要?;ず盟?,照顾好他,凡事只需要向我负责?!?br />
    在其他黑袍的奇异目光中,苏想重重的点头应是,亦如苏大先生最后一句话加重的语气。

    只是实在忍不住的腹诽:“这画像面目极是模糊,哪里还有什么模样可言,叫我怎么去寻找?!?br />
    在剑头青光的沟通下,张一意识顺利的链接了那断碑,将自己的魂识取代苏判,作为进入这黄泉界的凭证。

    但是苏判的名字标识,张一却没有改动。

    因为这三大榜的排名,可都是苏判的战绩,跟他张一无一丝关系。

    若是改动,必然会抹去苏判的排位,无论能不能替换成他张一的名字,都有祸端。

    若是不能,苏判的名字消失在三榜上,便说明他已彻底魂飞魄散,这必然会惊动他的家人,比如苏暖儿。

    若是能替换成他张一的名字,如此一来,岂不就直接证明了他张一就是造成苏判死亡的元凶?

    这就更可怖了,而且因为剑头的缘故,根本解释不清。

    前有兰家,张一可不想后面再添上个苏家。

    于是,苏判的名号,依旧高悬于三榜之上。

    张一的意识回归身体,只是心中还惊骇于此。

    神秘幽远的黄泉碑界。

    宏大壮阔的三个榜单。

    苏判刻骨铭心的三段记忆。

    这时候再看看手里的蔓银指环终端,张一才回过味来。

    这哪里是什么样子货,而是内外都高端到发指的符器!

    这终端仅安装了两个APP,怕就是因为这黄泉APP的构造太过复杂的缘故。

    呆呆的回味了许久,张一才在可乐的抓挠下清醒过来,化繁为简,瞬间理清了头绪。

    什么黄泉碑界,什么三大奇异榜单,那些都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与我无关。

    苏判那三段记忆,才是最实际也是当前最紧要的。

    这其中,尤以第一、三两段记忆最为重要。

    第一段记忆,便跟苏判的自传有了呼应。

    难道他斩杀那妖异少年,从其胸口摘下的水晶吊坠,便是所谓的“S级基因液”?便是自基基因原液?

    想到那水晶吊坠长在人胸口上,血肉相连的诡异一幕,张一心道多半便是了。

    原来自基的意思,竟然是自身培育之意!

    于是心中惊怖的同时,也多有羡慕。想来这自基基因原液,有着更高的效能!

    苏判当时记忆,张一依然如亲身经历。

    当时将这吊坠打开,水滴滴入喉咙,那一瞬间的火热,如置身蒸笼,痛苦不堪。

    我也耐得住这痛苦的。

    但可惜,这基因液,却无处淘弄。

    而第三段记忆的开始,苏判似乎在某处寄存了一些物品。

    他身为高阶奇异,号称判官,身上的东西,想必都是极有价值的!

    那就代表着大把的夏元!

    想到这里,张一顿时心情激动起来。

    现在最缺的就是钱,我一定要尽快找到它。

    仅剩下七天的寿命,张一已经没有什么忌惮了。

    要不是没有出手的途径,苏判这枚蔓银指环也绝不是非卖品。

    关掉了光屏,张一摩挲指环。

    “这枚指环终端真是个好东西?!?br />
    终于,张一体验到高端个人终端的好处了。

    别的不说,就这个黄泉APP,就不是他那台老掉渣的陈年终端能装得下,打得开,跑的动的。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

    便宜货未必不好,但通常来说,贵总是好的。

    贵往往并不是缺点,穷才是。

    至于这半斤的沉重分量,根本就不算缺点好伐!

    明明是用料十足!

    尤其对于有着宅属性的张一来说,这更是极大的亮点。

    虽然套在手指上,确实有点沉,但论斤算的话,可谓性价比十足。

    更不要说,疑似符器。

    张一躺在床上边把玩边思索着。

    可乐姿仪端庄的半坐在张一让出一半的枕头上,碧色眼珠注视着张一手中的指环终端,眨也不眨,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

    在床脚对面的墙角,发黄的白色墙壁上,有个指头大小的黑点,圆圆的,是鞘翅圆壳虫。

    这玩意是飞虫属,嗜吸血,跟前个世界的蚊子一样讨厌。

    或者说,远比蚊子更要讨厌。

    因为蚊子可远没它吸血多,而且传播黑孽病的可能性极强,号称贫民区三大杀手之一。

    一旦被寄生黑孽病菌的圆壳虫咬到,过了一周的潜伏期,创口就会开始腐烂,内脏开始中毒衰竭。

    市面上的药物,几乎都没有绝对可靠的疗效。

    而且就算是起到效果,肌肤表面也会不可避免的留下难看的黑色疤痕,就像一个个黑圆壳虫爬在上面,让人看上去就麻痒难耐,惊悚难遏。

    幸好,在东野,这种圆壳虫数量并不算太多,而且性喜光,在熄灯睡觉前很容易找到并消灭。

    张一指了指,说:“可乐,去?!?br />
    黑猫漠无表情的瞄了张一一眼,丝毫没有想动的意思,将拒绝清楚的写在脸上。

    张一苦笑。

    头几个月很喜欢摆弄圆壳虫玩的可乐,现在竟没有了半点兴致。

    而且它也丝毫不想勉为其难来应付一下张一。

    太懒了。

    或者不是懒,只是不想被人使唤,做它不情愿的事。

    比如,听到“芝麻开门”的暗号,把房间钥匙从门缝里丢出去那种愚蠢行径……

    张一只能自己动手。

    电拍子罩上去,刺啦一声,蓝色电火花闪烁,发出焦糊味。

    可乐扭头看着,碧色眼瞳燃着好奇的光。

    也如这电火花一般闪烁。
  • 打好基础推动发展天津着力复兴冬季项目 2019-04-23
  • [大笑]阿Q都是这么说的。。。。。。 2019-04-23
  • [大红包]——有神论者是客观唯心主义派别的三种世界观。无神论者是主观唯心主义、客观唯物主义和主观唯物主义三个派别的九种世界观!!!! 2019-04-23
  • 国科大“科教融合”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9-04-22
  • 通俄门调查: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04-22
  • 弯路与陷阱——现代大城市运动 2019-04-22
  • 2014金家岭财富论坛嘉宾云集(三) 2019-04-22
  • 2018互联网大数据与社会治理南京智库峰会 2019-04-21
  • 日本大阪6.1级地震已致4人死亡 370多人受伤 2019-04-21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21
  • “苦口婆心,仁至义尽。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2019-04-21
  • 如何造一个高情商机器人?回答用户要有趣又暗藏玄机 2019-04-20
  •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天山网 2019-04-20
  •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4-20
  • 联军继续轰炸荷台达 也门总统回国坐镇亚丁 2019-04-19
  • 532| 663| 772| 901| 140| 421| 462| 168| 886| 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