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忙的麦收结束,其他六位知青都纷纷办理社员家中,一块去了知青所。

    唐宁之前倒是想去帮忙,去了李云鹃那边却看到对方已经不在了,对方说李云鹃在头天晚上就搬到了知青所,是几位男知青一块帮忙的。

    她倒也不失望,在和苏音音闹僵后,就已经想到了这种结局。

    姜瑜倒是日子过得轻松愉快,每日里除了去读书就是在家里研究吃的,至于女主如何,她根本不关心。

    对于唐宁倒是很看好,这次她不和苏音音住在一起,明年年底的那件事应该不会发生。

    日子如流水,恍然间一年已过。

    又是一年的麦收,不过在麦收之前,公社里却有大事发生。

    河西公社为相应国家政策,这次麦收之后,会根据各家各户的人口分土地,公社制度即将取消。

    人口地是一人一亩二分,家里人口多的自然高兴的合不拢嘴,人口少的那也没办法。

    听到这个消息,甚至还有人开始鼓足了劲儿的造人,只要孩子在村里落下户口,就能分到地。

    一时间这个消息引得人心浮动,很多家里那些女娃娃也似乎吃香了。

    姜瑜今年已经十六岁了,长得更加亭亭玉立,这一年时间,身高也长了不少,目前已经一米六五,和姜烟差不多高了。

    不过村子里依旧没有男孩子对姜瑜表示有想法,反倒是经过一年时间,苏音音犹如女王一般,凌驾于公社众多男青年纸上,得到万众吹捧。

    姜瑜不在乎这个,她对这个年纪的恋爱也没兴趣,值得高兴的是,苏音音这一年来,没有主动招惹过她,间接的招惹也没有,每次看到她,几乎都要绕道走。

    中午,姜烟和唐宁一块从外面回来,两人都惹得脸蛋发红,冒着热气。

    “姐,这人口地是怎么给?自己挑还是怎么?”姜瑜问道。

    “之前四叔就和公社的领导开始合计了,公社的地有好有坏,大概是掺和着分给社员,这边一块那边一块的?!苯桃部?,之前就听妹妹说起过分田地的事情,从去年就开始盼着,现在即将实现。

    到时候当然也需要交公粮,不过数量并不算多,至少比起公社时期,大部分粮食都送到县城粮店来说,自家种地绝对是划算的。

    听说每年只需要往粮店里交一百多斤粮食就可以,具体交什么,这个要看上面的意思,大体意思是一年的各种收获掺在一起,够一百多斤就可以。

    “到时候白面膜就能管够啦?”唐宁心情很不错,土地分出去之后,他们这些知青干的就少了,从年初开始就有知青回城,不过数量并不多,河西公社只有四个人,虽说回城的人少,可也让留下的知青看到了希望。

    “今年没办法管够,明年就没问题了?!苯绦Φ溃骸罢獯问丈侠吹穆笞踊故且偷较爻抢?,明年的麦子就是咱们自己的了?!?br />
    动乱已经结束快两个月了,百姓的日子似乎都有了盼头,如今又分了地,走在村子里,所有人都是喜气洋洋。

    姜瑜下午来到茅屋这边,就看到孙老正在收拾东西,其他几位老人则是上前来帮忙。

    “孙老师,您这是要走了?”姜瑜问道。

    孙耀年看着面前的姜瑜,情绪一时间有点压不住,一方面是得到平反而高兴,另一方面又因为舍不得这个放在心尖尖上的学生。

    “是啊,之前姜队长过来,说接我的人下午就过来?!彼镆甑愕阃?,“走的太突然,也不能在教你了?!?br />
    “没关系,您能平反这是好事儿,再说不管您去了哪里,永远都是我的老师?!?br />
    “乖孩子?!?br />
    程老将一个军用水壶给他塞到包袱里,“估计我们几个老家伙也快了?!?br />
    “是啊,在这里待了快十年了,这突然一走,还真有点舍不得?!北绕鸨鸬睦透娜嗽?,他们在河西公社的日子简直不要太好,这些年不知道多少劳改人员没有熬过去,他们几个还是完整的,就已经是烧了高香了。

    姜瑜知道,几位老师都是在这一个礼拜陆续离开的,孙老师第一个走,余下的五位老师也就是这三五天。

    该学的知识她基本都已经掌握,还有不懂的,等考上大学后再继续学习,不会耽误。

    来接孙老的是一辆黑色的轿车,开到公社的时候,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

    毕竟村民可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气派的小轿车,之前村子里买的拖拉机都已经让村民喜不自禁了,何况是这么高档的车子,现在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需要各种手续才行。

    “孙老,这些年您辛苦了?!崩慈耸橇侥幸慌?,其中一男一女很年轻,另外一个则是中年人,穿着一看就很气派。

    “爷爷!”那年轻的姑娘见到孙耀年,眼眶瞬间红了,然后一头扎进老人怀里,哭的双肩颤抖,“我很想念您?!?br />
    孙耀年愣了一下,然后激动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你是瑶瑶?”

    “嗯,是我?!彼镅阃?。

    “长这么大了?!毕氲背跛肟业氖焙?,这个小孙女还不满十岁,如今都已经是大姑娘了。

    孙瑶自小就是养在孙耀年夫妇身边,他被带走后不到两年,家里来电报说孙老太太因思念孙老去世了,他们少年夫妻老来伴,当时孙老消沉了好久。

    他们没有在这边耽误太久,只是给了孙老一个道别的时间,就将孙老请进车子里,很快离开了河西公社。

    姜瑜心中不舍,可也知道最晚明年就能在京城见到,很快就释然了。

    接下来的几日,程老等人也相继离开,姜瑜依次看着几位老师被轿车给接走。

    可他们临走的时候,却给姜瑜留下了不少的书籍,留给她做个念想以及平时无聊的时候可以翻看。

    茅屋,被彻底的空置下来。

    刚开始的几天姜瑜不适应,每日都要过去看看,想到这两年里,在这边和几位老师的点点滴滴,怀念的同时,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多年的苦难,终于熬到了头,这是一件好事。

    

    
  • 打好基础推动发展天津着力复兴冬季项目 2019-04-23
  • [大笑]阿Q都是这么说的。。。。。。 2019-04-23
  • [大红包]——有神论者是客观唯心主义派别的三种世界观。无神论者是主观唯心主义、客观唯物主义和主观唯物主义三个派别的九种世界观!!!! 2019-04-23
  • 国科大“科教融合”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9-04-22
  • 通俄门调查: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04-22
  • 弯路与陷阱——现代大城市运动 2019-04-22
  • 2014金家岭财富论坛嘉宾云集(三) 2019-04-22
  • 2018互联网大数据与社会治理南京智库峰会 2019-04-21
  • 日本大阪6.1级地震已致4人死亡 370多人受伤 2019-04-21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21
  • “苦口婆心,仁至义尽。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2019-04-21
  • 如何造一个高情商机器人?回答用户要有趣又暗藏玄机 2019-04-20
  •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天山网 2019-04-20
  •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4-20
  • 联军继续轰炸荷台达 也门总统回国坐镇亚丁 2019-04-19
  • 560| 4| 23| 383| 566| 540| 443| 63| 235| 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