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宛知道他们的目的,先将她困在这里,清理掉外面的半妖,然后再来收拾她。

    没有了她,那些半妖难成气候,但她不在乎,这所有的一切对荼宛来说,都不重要。

    她真正的目的,一直是轩曜。得到他,拿回那最后一样东西,那么她就能彻底重生复活,这才是她要做的事情。

    轩曜又上前几步,“你总说我在找你,可其实不是你在找我吗?你一直都在找我吧,找了数百年。如今我来了,我们做个了结吧?!?br />
    荼宛听到这句话,笑容消失不见。

    她有些激动有些不安,有些厌恶又满是期待?!澳闼档拿挥写?,我一直在找你,数百年前,那个废物失败了,二十年前,我以为我又失败了,但是这一次,你终于还是来了?!?br />
    “我早就说过,我与天同寿,你们是灭不掉我的?!?br />
    “对,我们灭不掉你?!毙卓嘈?。他终于明白,师父说他守住本心是什么意思。他也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到人间来,会经历这么多的事,为何要面对眼前这番选择。

    “为什么,你什么?非要将天地再归于混沌。人间多姿多彩,众生各行其道,不好吗?”

    “好什么!“

    荼宛冷笑,“若真是好,人要为了名利权位相互残杀,甚至连自己心爱的人都可以放弃?”

    “我遇到过无数的人,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到最后,他们总有各种理由放弃自己所谓的最爱。远的不说,就说你父亲?!?br />
    “他当初被困在梵净山里,险些一命呜呼,是你母亲贺兰氏拼了命才把人救回来。为了救回他,贺兰甚至废了一只眼睛,还有满身灵力??山峁秩绾??结果你父亲为了让自己获得永生,不舍得手中的权力,不仅眼睁睁看着她受尽折磨而死,甚至连她的尸体都被烧成灰烬,死后连个坟地都没有,甚至连她的灵魂,都被挫骨扬灰,不留一丝元气?!?br />
    “而你呢?你是他亲生的儿子,可他对你没有半分父子之情,说放弃也就放弃了。明明知道他送你到梵净山,是来送死,可你还是来了。我应该说你傻,还是应该说你天真?”

    轩曜微微抖动一下手指,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开口问她“我父亲造下的孽我无话可说,你要我的命,我也只能以命相搏??墒禽蓖鹉?,为什么盯上她,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

    “你是不是有些傻了!”荼宛反讽他“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就是荼宛,我才是那个真正的荼宛。难道现在你还沉迷在自己的梦里?”

    “真遗憾,你认识的那个人,不过是诱哄你的一份假象。你母亲为了保住你的命,给你吃下抑生蛊。以为这样就能够让你隐藏气息,不被我察觉?!?br />
    “可你父亲实在实在太贪婪,为了长生不死得道成仙,他毫不犹豫的牺牲你。你自以为在南华山上安然度日,可你不知,自己时时刻刻在他的监视下。每一年,你都会在南华山消失一段时间,你以为那些日子,你是去哪里了?”

    那是轩启为了解除你身上的蛊,在对你下药施咒,可惜他无能为力。

    “你不是也无能为力吗?”轩曜忽然冷笑,“正因为你无能为力,所以才利用李束设计,让我来到南疆,让我傻傻的去找答案。而你利用荼宛让我心生愧疚,就算短暂离开南疆,三年后也只能自己乖乖回来?!?br />
    “是啊,正是如此?!?br />
    对荼宛而言,轩曜是一位药。

    一味让她彻底苏醒,恢复力量的药。此药要由他的血肉炼制,可是这药得养着。没有到的时候,吃下去没有用。

    于是她一直在等着轩曜苏醒,等着他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到如今,这味药可以下肚了。

    “要我说,神与魔还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存在,它们相生相克,偏偏谁也离不了谁,相互依存存活数万年,如今神与魔,一个掌管术,一个掌管要药。荼宛的术我得到了,现在,只要吃下你这味药,这世间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继续阻止我?!?br />
    她等这一天实在等得太久了,轩曜停在原地不动。荼宛却已经急不可耐,提起剑,对他发出攻击。

    荼宛现在就想砍下他的头,将他的血肉扔进丹炉里,炼化成她等待许久的药。

    哪怕生生喝下他的血,自己也能够一点点强大起来。

    原本立在原地的轩曜,静静看着她靠近,偏偏只差一步距离的时候,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大殿中失去他的身影,荼宛冷冷一笑,轻抬右手,轩曜猛然便从隐身处现形。

    他被击打出来,但这一次轩曜手握利剑,对荼宛狠狠反击。

    刀光剑影,觥筹交错。寒冷的光刺痛了轩曜的眼,也划破了荼宛的衣裳。

    荼宛看着手臂上被割破的伤口,微微一笑,干脆扯掉袖子,脱掉红色的外衣,提剑指他道“来吧,让我看看你最强烈的恨意,让我看看你到底敢不敢下手!”

    轩曜咬咬牙,再次对她发狠。他的招式十分狠辣,好几次都差点割破荼宛的喉咙。

    可荼宛一直在笑,好像满不在乎,好像十分兴奋。她似乎在玩一样,根本没有把轩曜的伤害当作一回事。

    直到轩曜即将刺穿她的胸口,荼宛一把握住那剑,一用力,锋利的剑刃,瞬间化成粉末。

    没有剑的支撑,轩曜失去重心向前。

    荼宛一把扼住他的喉咙,两人身高有些差距,但荼宛浮在空中诡异的看着他,轻笑道“你还真的很狠心呢!人常说,郎心如铁。我这身躯是你心爱的荼宛,我这灵魂里,也有你心爱的女子,你这一剑刺穿,我不会死掉,她可是会死的?!?br />
    “我啊,永远都不会死掉?!?br />
    轩曜被她死死掐住喉咙,面色发紫,荼宛享受的看着他难以喘息的样子,十分享受。

    可忽然,轩曜抬手贴出一张符,那符纸到荼宛脸上,符纸如烙铁一般,烫得她火辣辣的疼。

    荼宛连连退后,恨恨看着这符咒,一把将它烧成灰。

    “哼,你倒是有几分本事,南华山身上没白待,可你觉得,这样的雕虫小技便能要我的命吗?”

    轩曜不说话,一个翻身,滚到旁边拾起地上的剑,再次向她发起攻击。

    这一次,他发疯一样,刀刀致命。荼宛无法否认,真正让她感到不安的,是刚才的那道符咒。

    有什么东西,从眉心一直窜到了她的身体里,她来不及细想,只能不断应对轩曜凶狠的攻击。

    但很快,她意识到问题所在。

    在轩曜的宝剑又要刺向她胸口的时候,荼宛狠狠一掌,打得他飞出去。轩曜撞在佛身上,砰的巨响,只见他从佛身上滚下来,口吐鲜血。

    荼宛也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恨恨道“你在符咒上下了什么?”

    下了什么?

    轩曜狠狠的笑了“你只知道宛儿身上有术,以为夺了她的肉身,便能在人间为所欲为。你本无形,却不知,这是肉身有形的。你占了荼宛的肉身,不是得了自由,而是入了新的牢笼?!?br />
    荼宛一听,顿时瞪大双眼,根本不信他说的话,但趁着轩曜无力站起来,她想要从这身体里逃脱,却发现自己被死死定住,如何都脱离不了。

    荼宛恨了,“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具小小的肉身,就想将我困住。你以为你是谁,未免太不自量力?!?br />
    她太恨,恨到极致,这肉身怎么都无法脱离,于是干脆提剑,走到轩曜眼前,狠狠一剑,刺中他的腹部,鲜血从他的腹部流出来。荼宛越加兴奋,双目喷火。

    “你就算暂时困住我又能怎样?我现在就杀了你,将你炼制成药,只要吃了你,这世间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困住我?!?br />
    她快速拔出剑,轩曜紧紧看着她,却无力反抗,好像任由宰割。

    轩曜死死盯着荼宛,眼看她提起剑,对着他的胸口用力一刺,可临到胸口位置,那个宛字,却让她下不了手。

    “闭嘴,你想怎么样!”荼宛感觉有什么东西,挣脱自己。她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我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我才是,你敢背叛我???”

    她又一次提剑,刺向胸口。剑锋进去分毫,鲜血流出来,胸口的宛字被染成红色。

    忽然间,有力量将她击倒,荼宛被打的老远,剑被震碎。

    荼宛狠狠看着那字,想要杀人,却只觉得心口疼痛万分,“住嘴!”她猛抓自己的头?

    “不要说话,动手杀了他,杀了他!”荼宛一再挣扎扭动,想爬起来杀人,可胸口太痛。

    那是另外一个魂魄在作祟,她属于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轩曜见她这模样,心痛不已。

    忽然间,荼宛不再挣扎,昏了过去。

    轩曜忍着疼痛,半爬半走,跌跌撞撞到荼宛眼前。

    他将人扶起来,紧张不已“宛儿,是你吗?”

    荼宛慢慢睁开眼,这个眼神他很熟悉,就是荼宛看他的样子,就是他的宛儿。

    轩曜激动,将她搂紧在怀中?!澳慊乩戳?,宛儿你回来了?!?br />
    荼宛抚摸他的脸,笑笑道“杀了我,轩曜!”

    记忆重叠在一起,在梵净山上,荼宛抱住他说对不起的瞬间,也对他说“杀了我,轩曜,求你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杀了我?!?br />
    “我做不到!”轩曜痛哭流涕,恨不能替她承担所有的疼痛。

    荼宛挣扎着,将短小的匕首递到他手上,对他道“杀了我,结束这一切,求你?!?br />
    轩曜对呀,这声音颤抖道“可是...可是...可是你会死,你会死的?!?br />
    荼宛很累,气若游丝,“趁我现在还有力气,求你动手,就算你不杀我,她也会吞噬掉我。难道,你忘了自己的本心吗?”

    “轩曜,你还记得自己的本心是什么吗?”师父的话在黑暗中响起,他记得乳娘死的时候,他坐在乳娘的尸体旁,师父见他如此前,来规劝。

    他问师父“人这一生,为什么活着?!笔Ω杆?,人各有命,遵循天命便好?!?br />
    那时候他不懂也不信,老天生他一场,只是为了让他孤独老死吗?这不该是他的命。

    他茫然寻找,一直想要有个答案,他想知道,父母生下他为何又抛弃他,想知道他因何而来,为何要受苦楚?

    为了救人,为了解蛊,也为了改命,他到了南疆。遇到荼宛开始,一切都渐渐清晰。

    从前或许各有防范,但后来,当他们触及彼此的真心,他才懂得,自己的本心是什么。

    可是现在,荼宛的话,不是让他毁掉自己的本心,毁灭他曾渴望的一切?

    “我做不到,宛儿,这太难了?!毙缀?,痛苦抖着肩膀。

    “轩曜,你的本心,不是你这样啊?!?br />
    轩曜愣住,不懂她的意思。荼宛抬手在他眉心点了一下,留下一个红色的血印。

    轩曜突然看到了幼时的自己,他看到自己站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他看见自己随着一群一群逃难的难民,一路拥挤入了京城,他看到人这些人苦苦哀求,想求一条活路。

    他听到孩子的哭声,老人为了让年轻的孩子活下去,心甘情愿饿死自己。他看到南华山上,每年源源不断的求告者,一个又一个,祈求上苍实现他们的心愿?;实奂漓胩焐?,赐予甘露,解决旱灾。

    他恍然想起来,那是很多年前。他受了欺辱,想要逃回宫中,去看看他的父亲,他想尽法子下了山,却迷失了方向。

    一路颠簸到了京城,看到了苦众生苦难,再后来,他被灌了药,忘记了很多事情。

    他不记得,父皇曾经用他的血制药,给他施下巫咒,让他忘记自己做过的事。

    一年又一年,无休止的测试,让他学会装傻欺骗。

    他看过了为一口饭而起争执孩子,也看过因为荣华富贵,抛弃妻子的男人。

    他想起,自己见过很多东西。他在茫茫人间,寻找一样东西。

    这东西....是....

    希望!

    生存的希望!

    他终于想起来,他的本心是什么。

    “师父,我想要给世人生存的希望,我想让他们相信,活着总会有希望的,美好的,幸福的,快乐的希望?!?br />
    少年美好的心愿,让道长惊讶,久久不能言语。

    可忽然间,一切都消失了。

    他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喉咙,难以呼吸,当他睁开眼,见荼宛骑在他身上,狠狠的掐着他的脖子。

    她疯狂又愤怒,咬牙切齿道“去死吧,你去死吧!带着你该死的希望,一起毁灭吧!把一切都还给我,我要这天地重归混沌,我要世间只剩我一个主宰?!?br />
    荼宛的恨意,彻底席卷她的灵魂。轩曜用力反击,可这个疯狂的影子,跟他爱的人重叠在一起。

    那个荼宛耗尽全部的力量,松开手,捡起匕首,狠狠扎伤自己的手腕。但另一只手飞快将匕首扔出去,抬手要来抓轩曜。

    身体里有杀人的欲望,荼宛却哭着喊道“动手,轩曜,求你了,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br />
    轩曜踉踉跄跄站起来,含泪靠近她,每一步,都心如刀割。

    明明几步路的距离,他却仿佛走了一生。那个精灵古怪的荼宛,那个生气心疼她的荼宛,那个绝望哭泣的荼宛,那个宁可舍掉命,也要救他的荼宛。

    “你....”

    轩曜终于到她眼前,一把抱住她,深深的吻住。眼泪与爱交织,夹杂着血的味道,在女子惊讶的眼里,匕首刺穿了她的心脏。

    荼宛笑了,又震惊道“为什么?你不是很爱她吗?你不是,很爱荼宛吗?!”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输了。

    轩曜只是抱紧她,含泪闭眼,笑的难看?!拔叶蚁殖信?,来杀你了?!?br />
    话音一落,浑浊的烟,从荼宛的身体里冒出来,黑烟疯狂的喊道,“我不会死的,千年也好,万年也罢,我还会回来的,谁也杀不死我,我....”

    可还没说完,头顶的天却亮了。门被打开,阳光照进来。

    黑烟接触到那刺眼的光,消失在空气里,消亡前,轩曜能够仍然能够听到她疯狂的嘶吼,混沌带着对失败的不甘心,烟消云散。

    轩曜紧紧抱着荼宛的尸体,感觉她的尸体一点点冰凉,久久无法言语。

    太阳出来,夏烛踩着李束的尸体,登上高楼,望着寺庙方向,心口一阵抽搐,他抬手摸摸脸,看到透明的泪水,茫然笑了。

    阿黛杀死桑代,赶到寺庙,看到轩曜抱着荼宛的尸体,跌坐在地,捂嘴痛苦起来。

    迟了,一切都迟了。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两个都离她而去,明明她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人,可为什么,最后活下来的却是她。

    荼宛的话语犹在耳边,她狠狠给自己一巴掌,她这个蠢货,为什么就信以为真!

    荼家血脉,被诅咒的女儿,作为姐姐,她才是那个该死的,可她太傻,她跟她父亲一样卑劣,藏起自己,让荼宛成为混沌的目标。

    荼宛问她要木牌,已经准备赴死了吧。

    “轩曜....”

    阿黛欲拦住他,夏烛却扯住她,让她不要跟随。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两个,都为爱舍命,这东西,值得吗?”阿黛茫然了。

    阿娘因为阿爹的错误,郁郁而终。阿爹临死才承认自己的错误,看懂自己因为愚蠢的尊严,不肯低头认错的行为多可笑。

    越汐爱上桑代,甚至为了他舍弃性命一样的内丹,哪怕看穿他的欺骗,也不忍心杀桑代,最后被他害死。

    荼宛呢?

    她遇到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可这爱,也是杀她的利刃。

    爱,值得吗?

    夏烛凝视对方消散的身影,低哑开口“我不知道值不值得,我只知道,渴望得到一个人不是爱,嫉妒不是爱,占有欲也不是爱,但....”

    “但什么....”

    “但心甘情愿为一个人舍弃所有,哪怕没有回报,被所有人耻笑,也无怨无悔,那一定是爱?!?br />
    爱,不是交易,没有衡量比较的标准,也就无所谓值不值得。

    用利益角度去衡量的,不是感情。

    夏烛说罢,转身离去。阿黛愣了当场,久久未动。

    太阳出来了,可有的人,却再也醒不过来了。

    
  • 打好基础推动发展天津着力复兴冬季项目 2019-04-23
  • [大笑]阿Q都是这么说的。。。。。。 2019-04-23
  • [大红包]——有神论者是客观唯心主义派别的三种世界观。无神论者是主观唯心主义、客观唯物主义和主观唯物主义三个派别的九种世界观!!!! 2019-04-23
  • 国科大“科教融合”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9-04-22
  • 通俄门调查: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04-22
  • 弯路与陷阱——现代大城市运动 2019-04-22
  • 2014金家岭财富论坛嘉宾云集(三) 2019-04-22
  • 2018互联网大数据与社会治理南京智库峰会 2019-04-21
  • 日本大阪6.1级地震已致4人死亡 370多人受伤 2019-04-21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21
  • “苦口婆心,仁至义尽。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2019-04-21
  • 如何造一个高情商机器人?回答用户要有趣又暗藏玄机 2019-04-20
  •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天山网 2019-04-20
  •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4-20
  • 联军继续轰炸荷台达 也门总统回国坐镇亚丁 2019-04-19
  • 949| 593| 952| 642| 401| 660| 303| 957| 119| 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