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系统抽了,把一章抽成了两章,大家订阅过的不用担心,文艺瑟明天找编辑换章节,到时候大家重新刷新一下就可以了。

    ………………

    老金和顾时年商量了一会儿,一时间也没有想出什么有用的法子,只能暂时蛰伏起来,等过了这两天看看情形再说。

    担心顾时年第一次出任务会有压力,老金临出门前,还拍了拍顾时年的肩膀,半开解半教导地道:

    “小顾,执行任务就是这样,不可能一直顺顺利利,不出一点差错。要真那么容易的话,那随随便便出来个人就能执行任务,咱们还要提前训练那么久做什么?

    以后做任务要是再碰到这样的事情,记得不能不顾形势,一个劲儿的往前冲,要懂得迂回变通。只要人在,任务就有完成的一天,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br />
    面对老金的好意,顾时年很是受教的点点头,并且真诚的道谢。

    顾时年能力好,人聪明,想法多,执行任务的时候又听话,从来不出幺蛾子,老金很是看好他。

    这会儿见他态度不错,老金脸上露出笑意,给他兜了底,“放心吧,这不是啥大事儿。大不了等剧组回去,你和云裳先带那十几件文物回港城,我留在这边继续找机会,任务总能完成的?!?br />
    老金离开后,顾时年回过头,定定的看着云裳,神情中满是警告。

    云裳心领神会,立刻举起三根手指,眨巴着眼睛发誓,“顾二哥,我发誓,我肯定不会私下行动!”才怪!

    眼看对方布置了圈套等着老金和顾时年钻,她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干呢?

    就算老金决定暂时收手,等过几天再行动,可谁又能保障,过几天就没有圈套了?

    再说了,有空间在,那些各种各样的圈套对老金和顾时年有用,对她可是半点用都没有。

    现在这活儿,只有她干最合适了。

    对于云裳如吃饭睡觉一样简单的誓言,顾时年是半个字都不相信,只是他如今看云裳不再是看妹妹的目光,更是舍不得多说她,只能在心里想着,晚上要打起精神看牢顾云裳,不能让她跑出去了。

    安国生提前找人跟剧组场务打过招呼,看到几人回来了,场务也没有多问,见两人去了片场,也照常派活儿,平常的就像是几人从来没有离开过似的。

    云裳安安分分的呆在酒店里,早上乖乖的躺在被窝,等着顾时年过来看她一眼,然后匆匆忙忙跟着老金去片场。到了吃饭的时候,老老实实的坐在楼下,等着顾时年回来陪她吃饭。

    下午没事儿,她会关好房门,在空间收拾几亩地,还把那二十来棵?;ㄊ髋驳娇占湟唤?,把原本种在那边的果树挪出来,种到了地里。

    到了晚饭之前,她又会早早下楼,在底下等着顾时年回来。

    连着三天,云裳乖巧柔顺的让顾时年寒毛都快竖起来了。

    他实在太了解她了。

    在长辈们眼中乖巧懂事的小姑娘,实则内里就是个顽劣性子。

    如果她真能安安分分连着三天不闹幺蛾子,那指定是在憋大招。

    顾时年原本想过把房间换到对面,方便他晚上守着她,可是想到云裳真要偷跑出去,根本不需要走房间门,利用空间就可以直接到酒店下面,一时间又有些无奈。

    意识到这一点后,顾时年便知道,云裳要是真打算憋大招的话,他是防不住的。

    除非他搬到云裳房间,白天黑夜的守着她。

    就在顾时年想着要不要白天把云裳也带去片场时,云裳出手了!

    ……

    老金天还未亮就睁开了眼,正想着趁天色还早,出去打探一下警察那边的动向,一扭头,发现房间桌上多了四个包裹严实的黑色布包。

    老金下意识翻身坐起,眼内瞳孔紧缩。

    他十分确定,这四个小茶壶大小的布包不是他的东西,也无比肯定,昨天他抽完烟,准备睡觉时,房间里也没有这样的东西。

    也就是说,有人在半夜里进过他的房间,而他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

    老金惊到了。

    他的身手不说是顶尖吧,但普通人十个八个的,到他跟前还真不是个儿。

    能偷偷潜入他的房间,还能不让他察觉的,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又是敌是友……

    老金稳了心神,动作轻缓,面容谨慎的打开一个黑布包,只是当他看到包里的东西时,当即手一抖,差点把东西摔在地上。

    是文物!

    正是他和顾时年在R国没有追回的四件文物之一。

    老金赶紧把东西放在桌上,又打开另外三件。

    果不其然,四个布包里,放的正是那四件文物。

    老金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可骤然遇到这么诡异,这么玄幻的事情,他放在身侧的手,也还是止不住的颤了一下。

    走廊里有人走过,脚步声让老金回过神来,他伸手搓了一把脸,把四件文物重新包好,装进包里,敲响了隔壁顾时年的房门……

    老金把东西一一摆出来,刚一开口,顾时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想到云裳当面答应的好好,还老老实实的扮了三天鹌鹑,憋了这么些天,终于把她的大招给憋出来了。

    只是,这丫头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个叫久田的人住哪里的呢?之前他和老金说这事儿的时候,就提了久田的名字,其他的信息一概没有提,她到底是去哪里打听的……

    顾时年一边咬牙切齿的开着小差,一边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跟老金一起琢磨送文物的‘恩人’的身份,还有他的目的,以及,那人对他们的事情知道多少。

    最后两人得出的结论是,那人对他们没有恶意,文物可以放心大胆的收下。

    等到老金离开后,顾时年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抓起他特意放在自己床头,云裳房间的钥匙,过去打开云裳的房门,直接过去掀开被子,捞起睡得迷迷糊糊的云裳,抬手就揍。

    云裳直接被揍懵了。

    迷迷糊糊的趴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才过来自己又被揍屁股了,还是睡得正香的时候被顾时年拎起来揍的。
  • 公证监督摇号购房咋有“关系户”? 2019-03-23
  • 五粮液“万店浓香世界杯”观赛之旅盛大开启五粮液 终端 2019-03-23
  • 洪崖洞客流激增 渝中开通2条应急通道12辆公交车驰援 2019-03-22
  • 统计局:5月份能源生产总体平稳 煤炭价格探低回升 2019-03-22
  • 邮储银行山西省分行零售信贷结余突破200亿元 2019-03-21
  • 滇剧兴衰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3-21
  • 事实说问题,怎会是没好也得好。 2019-03-21
  • 苏州大学研究生支教团网上众筹资助留守儿童 2019-03-20
  • 本周呼声回馈:上学房产维权每天上演 食客深夜撸串成扰民新顽症 2019-03-20
  • 对中国,美国只剩下高等学校一个优势。中国应与日、俄、韩、澳实行联合办学机制,不足师资,一起把他们从美国挖过来,所正很多是移民过去的 2019-03-19
  • 湖州首批23条公交线路6月9日开始调整 2019-03-19
  • 【视频】致敬父亲节—父爱如山 一路相伴 2019-03-18
  • 吉安市长为何深夜暗访城区夜市 2019-03-18
  • 环境保护腰杆硬起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9-03-18
  • 彼得·林姆伯格(Peter Limbourg) 2019-03-17
  • 892| 500| 20| 148| 528| 334| 831| 216| 624| 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