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 都市言情 > 娇术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机会
    崔用臣道:“大公子正是年少有为,锐气十足,不撞南墙怕是不肯回头,只若是撞得狠了,实在也不行。以臣之见,京畿治水事体甚大,不仅关乎城中沟渠,也关乎京畿堤坝,下头腌臜之处甚多,牵涉尤广,想要朝夕之间尽得全功,甚是艰难?!?br />
    张太后叹道:“我也是如此思量,只这孩子一心做事,拦了他这一下,反倒不好。都说过刚易折,他从小就聪明,又耿介,也不很小的变通,行事总要依从君子之德,从来正来直去,哪里真正见识过刁蛮之辈的厉害……”

    她看着面前阁门司递上的开春通渠奏折,好像在说给崔用臣听,好像又是在说给自己听,喃喃地道:“他既是有心做事,也不当埋没了,只好委屈些?!?br />
    又抬起头问道:“我前日看了花名册,寻了半天,从前那一个……许师简,而今在何处任官,怎的找不到他名字?”

    她想了想,道:“我记得从前放他去寿州养老,可去翻了眼下寿州知州名字,却是个不识得的,许师简这是调往何处了?”

    忽然被这样一问,崔用臣也记不太起来,一时有些卡壳。

    正当此时,后头一人却是站了出来,道:“太后,许大参元祐三年在寿州上表请辞,只说病体缠绵,先皇怜他年迈,虽是有心要留,到底还是准了?!?br />
    张太后听得那声音不太耳熟,回头一看,却是自己早间传进来要问话,却一直往在一旁的朱保石。

    她顿时点了点头,道:“你从前管勾皇城司,倒是还算有几分用心?!?br />
    又眉头一皱,道:“我记得他比黄昭亮也大不得几岁,原来放到寿州,不过是给二哥留着人用,怎的后头又不用,还准了给他致仕?手头本就无人,还把有用的都弄走,这皇帝是怎么当的!”

    朱保石原还想说几句讨巧的话,不想才酝酿完,还未来得及出口,便听得张太后后头接的这许多抱怨,连忙低头敛眉,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张太后自桌案左手边取了一本册子,放在面前打开细看。

    那册子纸上甚新,可边角已是卷磨得厉害,一看就是这一阵子用得太过频繁所致。

    她一页一页往后翻,开始还边看便想,到得后头一目十行,显然是十分不满意,将那册子一掩,随手推到一边,对着朱保石问道:“我记得那许师简是江宁府出身,是也不是?”

    其余人得了这一句,十有八九便是问一答一了,可朱保石管勾皇城司这许久,又在赵芮跟前多年,却不是吃干饭的,他并无半点犹豫,立时上前道:“正是,听闻许大参家中次子正在太学读书,原本今年便要科考……”

    张太后看了他一眼。

    朱保石连忙接着道:“去年许大参生辰,陛……先皇派了人去祝寿,问及此事,才得了大参回奏,说是为次子亲事,开春便要入京,若是没甚变化,怕是而今已是在路上了?!?br />
    张太后顿时来了兴致,“哦”了一声,问道:“定了哪家的?”

    “是董希颜董少卿家的?!敝毂JЬ吹氐?。

    张太后琢磨了一会,只觉得有点意思,又问道:“他那儿子书读得如何?”

    “听说每月太学私试,那许二公子俱是上等,而今正是上舍生?!?br />
    “及冠否?”

    “去岁才及弱冠?!敝毂J?。

    “可是得了免试?”

    朱保石立刻道:“却是不曾听说……”话才落音,忽的又想起来,连忙补道,“去岁太学的免试仅有三人,其中俱无姓许的,想来并未得免试?!?br />
    他一面答,一面觉得在家今日甚是机敏,运气也是极好,正微微松了口气,余光忽然瞟到前头的崔用臣面无表情,不由得心中一凛。

    然而他很快就将此页翻了过去。

    不遭人妒是庸才!

    龙椅上坐着的,他虽只跟过一个,可已经算是琢磨透了!

    是皇帝都说自己无人可用,是皇帝都想要天下英才俱入我毂,可实际呢?中书才有几人?枢密院中又才几人?

    难道天下当真寻不出几个人才?

    不过是没有机会露头而已。

    先皇赵芮在时,宫中数百名黄门,其中光是有品级的就有近百个,可赵芮一眼看去便能叫得出名字的,绝不会超过二十人。

    至于朝中,一旦有什么事情,用来用去,还不是那惯熟的几个?

    天子也是懒的。

    上位者俱是懒的。

    都说能者多劳,不过是天子懒得去认识新人而已。

    用得惯了,大事叫你,小事也想着叫你,无他,顺手罢了。

    想想从前先皇在时,白日有朝中大事,唤一声“郑莱”,晚间夜壶满了,开口也是叫一声“郑莱”。

    难道除却郑莱,那福宁宫中寻来寻去,便寻不出个会倒夜壶的人来吗?

    然则用得顺手了,只听得天子一句话,郑莱便知是夜壶满了,旁人被叫了过去,先要问何事,再要问天子有何所求,问来问去,尿都憋回去了,人也醒了,这觉是睡还是不睡?

    便似郑莱、许继宗这样的,宫中并不是没有更多,给了旁人机会叫天子熟知,未必不能做到他们的位置。

    只是缺个机会而已。

    若无机会出头,便是你再多能干,被人踩死也无人知。

    可若是能在天子面前留了名字,叫他用惯了你,便是旁人再嫉恨,又能如何?

    朱保石一惯自负己能,这能力不但是干事的能力,更是造出机会去干事的能力。

    他深知自己身上烙着先皇的印子,再差也就是如今这样了,若是不奋力一搏,才是真正无出头之日!

    至于那崔用臣……

    年纪毕竟大了,又多年不碰政事,当真遇得难处,他便不信,此人能比自己有用!

    朱保石满怀希冀地站在下首,头并不敢抬起,一双耳朵却是竖得直直的。

    他自己接触不多,可常从天子口中听得圣人脾性,知道她虽然性子倔强,但也是个认才不认人的。

    先皇在时,他能为自己在先皇面前挣出了一条路。

    而今先皇不在,他也能再在圣人面前,搏出一个机会来!

    果然,他很快听到了张太后的声音。

    “朱保石?!?br />
    朱保石站上前去,大声道:“臣在!”

    “着人去看看,那许师简此时可是已经入京了?!?br />
    得这一句话,朱保石恍如听了仙乐纶音,好容易才把咧开的嘴巴合上,努力叫自己平静地应了是,复才匆匆出了殿门。

    朱保石今日这一番蹦跶,张太后又岂会看不出来。

    可她也并不在意。

    只要得用,赵芮用过的人又如何?

    谁人去做不用紧,事情能做出来就够了。

    她手里翻着折子,心中却不停地闪过其余事情。

    张瑚想要修渠建坝,这是正经事,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有七八分可能是做不好的,可若是能把许师简诏进京来,叫他主持此事,有此人镇着,再叫瑚儿去跟着学一学去做事,十有八九便妥当了。

    此人虽说性子左了些,可素有大才,实为难得的能臣,把瑚儿放在他身旁搭得两年,也就能练出来了。

    张家的事情一贯容易解决。

    可赵家的事情,却件件都十分棘手。

    想到昨日见的那个奸佞,又刁又滑,叫她又是恶心,又是恼怒。

    三哥、四哥两个是不中用了,只不能因此拖累的赵家的名声,否则将来去了地下,那些个老的岂会放过她?

    可若当真要把那皇位给到老大那一支,她却万分不愿。

    中书日日都在催,新皇人选一日定不下来,无论朝廷也好,百姓也罢,俱是一日不能安心。

    再看几日罢……

    张太后暗暗下了决心。

    ***

    开春就在眼前。

    街上厚厚的积雪正在融化,被人踩得又黑又糊,水渍渍,脏兮兮的,看上去一塌糊涂。

    树梢上已经冒了尖,虽然多只有粒米那样大的头,也要绿不绿,实在灰扑扑的,到底有了个正经树芽的样子,不再像冬日那样又光又秃。

    看了这样的景色,又联想到近日发生的事情,季清菱的心情实在不怎么好得起来。

    她骑在马上,转头看了一眼顾延章。

    对方的头直直的朝着远方,可双目微垂的样子,显然没有在看路,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忍不住叫了一声,道:“五哥?!?br />
    顾延章这才被惊醒一般,回头笑道:“怎的了?是快到了不曾?”

    又歉声道:“我走神了?!?br />
    季清菱挥鞭指了指前头道:“再行五百步就是了,眼下正在化雪,路上甚滑,五哥且小心些?!?br />
    她叮嘱了这一句,自己也觉得好笑——凭着五哥的骑射功夫,哪里就轮到自己来提醒了——可见得对人脸色凝重的样子,却是再笑不出来。

    自那日从宫中回来之后,顾延章便时常失神,他这一阵子早出晚归,一直在查案,可精力花了不少,案子进展却并不顺利,饶是极力克制,叫旁人觉得在这一张脸同往日并无二致,然则季清菱与他便似同手同足一般,如何会看不出来。

    如果只是寻常公事,不管能不能帮上忙,她都会问一问,可这一回,只略提了提,顾延章便摇了头,岔开话题去。

    再问李程韦那案子进展如何,可是有招供,而今是否仍旧关押在大理寺中,顾延章也是一般避而不谈。

    季清菱何等聪明,登时就知道这一回定是事情太大,不能外传,因帮不得别的,只好把家常俗务打点妥当了,不要叫五哥操心。

    今次外出,一是两人许多不曾一同出门踏青,二是顺道去看看原来在新封邱门那一处置下的院子。

    当日季清菱一共买了两个大宅,一处是她夫妻二人的,另一处却是给张定崖买的,两处俱是很快赁了出去,正好这两个月先后到了期限,客人各有打算,都不打算再续租。

    顾延章听了这事,便与季清菱商量,因张定崖也到了年纪,若是有了合意人,约莫也当要办事,总得在京城里头有个住所,不如等他回来,问得清楚了,再看那屋子要不要重新赁出去,眼下不如先收拾出来,空着待人回来。

    自买了宅子之后,张定崖那每月的俸禄同各类赏赐,泰半都在顾延章手上代管着。

    说是给顾延章代管,他又如何有空,归根到底,还是季清菱帮着打点。

    因年前赣州白蜡得了不少银钱,又有从前置下的产业收息,她手头多少攒了些,便想着在左近转一转,若有合适的,可以再买一处小的。

    偏又逢那两处宅子有许多杂事,撞在了一处,便一齐过来一趟。

    顾延章出了一会神,忽然觉得此处安静得过分,只听得达达马蹄声,一下恍过神来,转头一看,却见季清菱也是一副出神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

    她眉头微皱,一手握着马鞭,另一只手牵着缰绳,脸上正正经经,煞有其事的,只是两颊还带着颜色,那微嘟的颊边软肉更是随着马儿的行走而轻微颤动着,嫩粉粉的,看上去倒是俏多过愁,瞧在顾延章眼里,当真是十二……不,二十四分的可爱。

    不知怎的,他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心中压抑也松了不少,脚下一夹马腹,往季清菱这一处靠了些,本想要去牵她的手,忽的想起这是在马背上,十分不方便,又想正在街道上,虽是京城里头常有夫妇把臂同游,可清菱一惯脸皮薄,定是不肯,只好不太乐意地把伸到一半的手又收了回来,道:“这是在想什么?不妨看着我想罢,难道我竟不如旁的东西好看了?”

    季清菱回过神来,啐了他一口,也不好说正想着李程韦案子,正见右手路边乱砖、砂石堆得乱七八糟,便随手指着一处道:“五哥,那是什么?我们上回来的时候倒不记得有见过这些,偏还堆在路旁,也不像是有人造屋的样子?!?br />
    顾延章扫了一眼,面上也冷了下来,道:“想是八作司用来修沟渠防春夏洪涝的砖料,只是遇得冬日,土都冻结实了,渠也不能修,自然无人去管,便叫它们随意堆在此处?!?br />
    
  • 河北馆陶:端午节火了“艾旅游” 2019-06-24
  • 德州扑克赌场披“俱乐部”外衣 打竞技旗号难掩赌博实质 2019-06-23
  • 2018高考志愿填报技巧和方法 高考志愿填报指南(收藏) 2019-06-23
  • 广东省直机关工委召开专题会议br传达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6-22
  • 中外学者齐聚拉萨 首届中国西藏拉萨阿里象雄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 2019-06-22
  • 特写:中国端午节文化走进韩国校园 2019-06-22
  • 现阶段人民是指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哈哈] 2019-06-22
  • 农业农村部2017年返乡下乡双创人员达740万人 2019-06-21
  •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06-21
  • 2018年河北省直机关第一期党支部书记示范培训班圆满结束 2019-06-21
  • 日本佳子公主留学后回国 被称日本皇室"最美公主" 2019-06-20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0
  • 习近平同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 2019-06-20
  •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06-20
  • 端午小长假 宜春接游270.6万人次 旅游综合收入12.73亿元 2019-06-19
  • 正宗特码诗 中国体彩网高频开奖 篮球搞笑段子评论 江西时时彩4星走势图 河北快3走势 吉利心水论坛欢迎你 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 浙江体彩6+1网上购买 网上斗地主上正规网站 京东彩票合法吗 体育彩票微信购买 体彩3d走势图 16号的彩票开奖结果 竟彩网足球胜平负 青海快三开奖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