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 都市言情 > 大刁民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老王家的基因
    史宏宇听到声音,循声望去,见是两名警察,顿时来了劲头:“不去抓凶手,来我这儿做什么?”
    两名警察微微皱眉,而后对望了一眼,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史氏夫妇面前,其中一人掏出一张盖了红章的批捕文件:“史宏宇,因涉嫌洗钱和挪拥公款,跟我们走一趟吧!”
    史宏宇先是一愣,而后双腿一软,跌坐在医院走道的长凳上,嘴皮子哆嗦不停。
    王莉更是急了,拦在准备给史宏宇上手铐的警察面前:“你们……你们不要诬陷好人,我老公怎么可能……”
    那警察正欲解释,却陡然瞳孔收缩,猛地向前窜去,伸手想抓住瞬间从十二楼窗台一跃而下的史宏宇,但却只碰到了衣角。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从警察出现到史宏宇跳楼,前后都不超过三十秒的时间。
    两个警察傻眼了,王莉也愣在了当场,听到楼下有人尖叫时,王莉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什么,跳楼了?”接到这个消息后,李云道也不由得眉头紧锁,这样的结局确实是自己万万没有料到的,史家众人的性格,自己也做了不少功课,史宏宇的个性并非遇事便自寻短见的类型,他会这样做无非是只有两种原因,其一是想牺牲自己保全史家,其二则是除了洗钱和挪拥公款外,史宏宇身后还有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些秘密一旦暴露出来,史家必将面临免顶之灾。
    “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决绝!这人啊,还真不可貌相,据说现场去抓人的警察都看傻了……”王小北一脸唏嘘,“不过你还别说,之前看好戏的那些人,现在都觉得这事儿你做得有些过份了!”
    李云道冷笑一声道:“还真是看热闹的永远都不嫌事儿大!史汉义呢?”
    王小北耸肩:“还能有啥,跑去蒋平生那边哭呗,之前是个断了根的孙子,现在还死了个儿子,老史还不得可劲儿抹几把眼泪?话说回来了,你没打算这么轻松就放过史汉义吧?”
    李云道轻笑一声道:“不是我没打算放过他,而是他曾经的所做所为,党和人民是永远不会原谅他的!”
    王小北奇道:“他干了啥,弄得你这么义愤填膺?”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上世纪末的那场大灾,他负责赈灾采购事宜,尤其是灾后防疫,药品之类的,都是他负责的采购的,昧着良心黑了多着钱咱就不去管他了,可是弄那些假的疫苗和黑心棉来糊弄那些原本就已经很惨的老百姓,你若是那些因此被截肢或丧命的人,你会原谅他吗?”
    王小北气得将手中的茶壶重重地摔在桌上,狠狠咬牙道:“老匹夫,该死!”
    李云道摇头道:“不过被史宏宇这么一闹,怕是暂时动不了他了?!?br />    王小北怒道:“因为蒋平生?”
    李云道叹气道:“蒋平生只是其中一方面,更重要的,我回来本来就已经破坏了很多人的如意算盘,再闹这一出,有些人便会开始担心受怕了,一旦天平开始失衡,有些事情,就没那么重要了?!?br />    王小北自幼就生长在四九城墙根下,哪里会不明白李云道所说的才是历朝历代核心权力架构中最重要的因素——平衡,如何谁妄图打破这个平衡,都会遭到最为无情的打击,甚至于毁灭。
    “就这么放过老家伙,太可惜了!不过鹿城那边的洗钱链条这一次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你也算立下了大功一件!”
    “要是史宏宇和史铭父子没有参与其中,你以为他们会就此罢休?现在是打掉了牙,只能自个儿往肚子里咽,但我相信经此一役,那些人再趴在华夏的脊梁骨上吸血,还是要再动一番脑筋的,只希望史家父子背后的那些人,能够就此收手?!?br />    “收手?”王小北嘲讽般地笑着摇了摇头,“你觉得可能吗?”
    李云道却一字一顿道:“那就将那些蚂蟥,一条一条地从华夏的脊梁骨上揪下来,碾死!”
    王小北本以为他在开玩笑,而后才注意到李云道认真的表情,顿时感到背后生生腾起一股寒意:“你准备干什么?”
    李云道却笑了起来:“我现在一介平民,还能干啥?我什么也干不了!”
    提到“一介平民”四个字的时候,王小北便忧伤了起来:“原本咱们老王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现在你也脱离了体制,原先打定主意跟在咱家身后的很多人又都开始观望了……”
    李云道笑道:“小西不是还在体制里吗?圆圆润润不也还在吗?还有你,虽然现在因为黄裳的缘故,只能在央企里弄个虚职,但调回去,不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王小北苦笑道:“说到底,这振兴王家的重任,你还是还给我了?想当年,刚把你找回来的时候,我可是一心一意地想当个吃喝等死的纨绔来着……”
    李云道笑道:“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理想和目标嘛,我就不信你现在还想就那般混账地活着,就算不给老王家争口气,也要给你儿子做个好榜样嘛!”
    王小北闻言,连连点头道:“这几天我也跟黄裳在商量,我准备下去锻炼锻炼?!?br />    “黄裳什么看法?”李云道问道。
    “我家那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高学历高智商外加高情商,跟桃夭有得一拼,我一说,她就知道我是想填补咱们老王家在体制里的空位置,哪有不支持的道理?去哪儿暂时还不知道,你也知道的,这事儿不是我能决定的!”王小北笑了笑,“我跟小西也谈过,趁着年轻,她也准备下去锻炼锻炼!还有圆圆和润润,我想大姨应该也做出一些安排了?!?br />    李云道拍拍王小北的膝盖:“难为你了!”
    王小北笑骂道:“别跟我在这儿装深情,谁还不是老王家的种啊,反正我也是姓王的,当兵我是不行了,就指望着往后,咱们儿子这一辈里头,能出一两个出类拔萃的军人,好让老爷子当年纵横沙场的家族基因一代一代遗传下去!话说回来,你真打算接下来接老舅的班?唉,我虽然从没见过老舅,但前些年在京城跟那些狐朋狗友喝酒聊天时,还时不时能听到跟老妈他们一辈儿的提起,那可真是了不得的人物。对了,还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想明白,既然家里都知道他还活着,咋不回来一趟呢?老爷子生前最惦念的,就是老舅了,要是他还健在,得知老舅还活着,肯定要乐坏了!”
    李云道苦笑一声道:“这些问题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他娘的就是人家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的那种!莫名其妙就‘死’了一回,跑回来还得去个小面馆里,被那青龙老头生生用柳枝抽了两个月,直到现在,我连你那位舅舅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
    听到“青龙”两字,王小北顿时眼睛一亮:“你当真见到青龙先生了?跟我说说看呢!你都不知道,打小我就听说咱们华夏有‘青龙、白虎、凤凰、玄武’四个大人物,听说青龙先生有回打赌打输了,在咱家住了好些年,舅舅那一身本事,都是青龙先生教的,快给我说说,那青龙先生长什么样?”
    李云道的脑中立刻浮现了那个嗖嗖吃面、呼呼喝汤的青衫老头,不由得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高人嘛,自然是高人的模样!”
    王小北一脸向往:“诶,早告诉我一声,就是天上下刀子我也得跑去看看老人家究竟是何等的仙人模样!”
    李云道失笑道:“相信我,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王小北凑上来,小声对李云道说:“你带回来的龙五,当真是青龙先生的徒弟?”王小北总觉得那个喜欢蹲在荷池边看蓝天发呆的家伙更像个多愁善感的诗人,而不是鼎鼎大名的青龙先生的爱徒。
    李云道神秘一笑道:“可别小看了那家伙,说不定哪天,他就是咱家的核武器!”
    王小北两眼瞪得浑圆,诧异地看向隔着雕花窗看到那傻乎乎的身影,而后猛咽了口口水道:“要不,我给那小子物色个对象?”
    李云道刚喝进去的茶水差点儿没喷出来:“你倒是可以试试看?!?br />    王小北顿时摩拳擦掌:“包在我身上了,别的本事没有,给这种优秀青年物色个对象,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嘛!”
    李云道笑道:“介绍对象,还不如给他弄辆车,这小子是个车迷!”
    王小北抚掌大笑道:“那更容易了,开超跑俱乐部那小子之前天天上赶着给我提鞋呢!”
    蹲在池塘旁看蓝天的龙五冷不丁打了个喷嚏,身子一晃,差点儿载进水里去,幸好下盘功夫扎实,生生止住了身形,回到那块大石上,拍拍胸脯自言自语道:“吓死我了,谁在背后说我?”而后,这个离开魔都月余的年轻人眉开眼笑起来,“我知道了,一定是丁香,丁香惦记俺了!丁香……”
    蓝天上飘着白色的云朵,但朵朵看上去都像是那个坐在小超市里嗑瓜子的姑娘。
  • 打好基础推动发展天津着力复兴冬季项目 2019-04-23
  • [大笑]阿Q都是这么说的。。。。。。 2019-04-23
  • [大红包]——有神论者是客观唯心主义派别的三种世界观。无神论者是主观唯心主义、客观唯物主义和主观唯物主义三个派别的九种世界观!!!! 2019-04-23
  • 国科大“科教融合” 科学家上讲台做导师 2019-04-22
  • 通俄门调查: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04-22
  • 弯路与陷阱——现代大城市运动 2019-04-22
  • 2014金家岭财富论坛嘉宾云集(三) 2019-04-22
  • 2018互联网大数据与社会治理南京智库峰会 2019-04-21
  • 日本大阪6.1级地震已致4人死亡 370多人受伤 2019-04-21
  •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04-21
  • “苦口婆心,仁至义尽。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2019-04-21
  • 如何造一个高情商机器人?回答用户要有趣又暗藏玄机 2019-04-20
  • 百商诚信商海创新—天山网 2019-04-20
  • 世界杯期间在家撸串的正确姿势-热门标签-华商网数码 2019-04-20
  • 联军继续轰炸荷台达 也门总统回国坐镇亚丁 2019-04-19
  • 558| 883| 318| 213| 574| 473| 621| 654| 846| 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