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时节,天气渐渐爽朗,最是适合踏青。

    于是皇帝就带着太子出宫了,留下了一宫的幽怨。

    连胡善祥都想出宫去看看,可依旧不得,只能和端端在御花园里转了一圈,好歹也在盛夏到来之前享受一番老天的恩泽。

    出发前她就叫人去请了婉婉来,可最终却被婉拒。

    “娘娘,长公主说身体不适,就不出门了?!?br />
    胡善祥头痛的道:“她还在抄写经文吗?”

    “是?!?br />
    ……

    檀香阵阵中,婉婉就坐在窗户边,静静地抄写着。

    她的眉间微微蹙起,却无喜无悲。

    那张脸依旧苍白,在光线下仿佛就是透明的。

    “公主,外面说给您定下了驸马,说是通州的一个读书人,年轻俊彦呢!还说是温润君子……”

    毛笔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书写那熟悉的经文。

    “住口!”

    门外进来的宫女被青叶一巴掌扇了出去。

    “公主,奴婢去打探一下?!?br />
    青叶小心翼翼的进来,见婉婉依旧在平静的抄写经文,一颗提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她悄然出去,顺手关闭了房门。

    室内静悄悄的,偶尔有翻动纸张的声音。

    当抄写完这一本经文之后,婉婉悬腕握着毛笔,然后定定的看着窗外。

    窗外有两个宫女喜笑颜开的走过。

    无需听她们说什么,婉婉就知道她们在欢喜着什么。

    公主出宫之后,身边总是要带着自己的一些人。

    宫中对不少人来说就是牢笼,能出宫,这对于宫女和嬷嬷们来说可是大喜事。

    特别是管事大嬷嬷,公主出宫之后,和宫中联系的唯一渠道就是那位嬷嬷,她甚至可以主宰公主未来的人生。

    比如说刁难一下驸马,不给好处就别想和公主见面。

    公主想告状却是奢望,出宫之后的公主,除非是皇帝挂念着你,否则你的言行就只能通过那位大嬷嬷来转达给宫中,是圆是扁,她都可一言而决。

    所以宫中那些嬷嬷都心动了,婉婉这边的几个嬷嬷更是经常找借口往太后那边跑,希望能给太后一个好印象,等婉婉出宫后能跟着去。

    而太后却不想在定下来之前让婉婉知道太多,所以还责罚了几人。

    可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婉婉把毛笔放进笔洗里仔细清洗干净,然后挂在笔架上。

    她缓缓起身,然后蹲下去,把木箱里的十余本抄写好的经文一一翻看了。

    “公主……”

    青叶回来了,却没说自己去打听的结果,见婉婉在整理经书,就问道:“公主,可是今日烧吗?”

    宫中不许随意动火,但那只是约束普通人的规矩,婉婉这里自然无碍。

    婉婉微微点头,说道:“我自己来?!?br />
    青叶愕然,但是想起婉婉从小都在御花园里玩火,这次可能是想烧纸时祷告一番,于是就释然了。

    这个季节的御花园人不少,所以当那些女人见到拎着一个木箱的婉婉进来后,也不肯散去。

    当婉婉走到了那个她曾经埋锅造饭的亭子前时,里面的一个嫔妃还假惺惺的套近乎。

    “长公主快请进来歇歇?!?br />
    婉婉抬头,说道:“我在这有些事?!?br />
    那女人愕然,然后才想起了以前的传言。

    ——当长公主进了御花园时,连皇后都会避开。

    婉婉很少来这里,所以这些人也忘记了这个传言。

    那女人尴尬的带着人走了,稍后御花园里纷杂了一阵,大抵是某个最近曾经侍寝的嫔妃不忿婉婉的待遇,然后闹腾了一下,只是最后还是走了。

    婉婉让青叶在远处等着,自己打开了箱子。

    当年她挖坑埋锅的地方早已被青草覆盖,看不到半点痕迹。

    她带来了一个小锄头,一下一下的挖着。

    春天的泥土仿佛都带着芬芳,当挖到了一段被烧过的木头时,婉婉停了一下。

    她抬起头来,神色恍惚。

    那时的她很小,带着一队跟班在这里挖坑烧火做饭,然后送给皇爷爷和父亲吃。

    那些火焰和欢呼仿佛还在耳边,那威严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可人呢?

    “皇爷爷……”

    她引着了经书,火焰和烟雾一起升腾。

    “皇爷爷,您在天上还好吗?”

    婉婉怔怔的看着火焰,喃喃的道:“父皇,您还好吗……”

    火焰忽高忽低,无风的御花园里,烟雾渐渐笔直。

    “谁在烧火?”

    路过御花园的俞佳皱眉问道,身边的太监马上跑去询问。

    俞佳带着一队人,他回身道:“宫中要经常巡查,若是有人违禁,要提出来惩治,并要通告各处,引以为戒?!?br />
    有人说道:“公公,御花园里的怕是……”

    能在御花园里的大多是皇帝的女人,你这话不好吧。

    俞佳有些火大,说道:“陛下对宫中动火历来重视,不管是谁,报上去再说!”

    “公公高见?!?br />
    一阵谄媚的奉承之后,去问话的太监回来了。

    “是谁?”

    俞佳决定要给这些人上一课,教教他们什么叫做威势。

    在宫中除去太后和皇后之外,也就是孙贵妃能让俞佳忌惮,其余人等哪敢和他对峙。

    而太后和皇后今日都在各自宫中,孙贵妃正在等着皇帝,所以此刻的宫中,俞佳认为自己最大。

    “公公,是长公主?!?br />
    俞佳脸上的威严依旧,干咳一声道:“回去?!?br />
    那些太监们都面面相觑,因为婉婉近几年不大出门,让他们忘记了宫中还有这么一位。

    有人回忆起了当年,“当年文皇帝在时,长公主可是宫里的头一份,那些皇子公主谁敢闯乾清宫?也就是长公主。到了仁皇帝时也是这样,只是现在……哎!”

    当今皇帝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国事上,闲下来后更有孙氏红袖添香,乐不思蜀,于是难免就冷落了婉婉。

    “是长公主自己不大出门的吧,经常是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遣人去十次,长公主最多出门四五次?!?br />
    “哎!现在说这些干嘛?已经看了驸马了,最多再过一年,长公主就要出宫了?!?br />
    一阵唏嘘后,御花园被抛在了身后。

    烟雾渐渐的单薄,渐渐散去……

    婉婉带着青叶行走在宫中,有老太监见了就唏嘘道:“当年长公主还小,在宫中都是蹦蹦跳跳的,身后跟着一长串人,到处跑,就是文皇帝和仁皇帝的心头宠。那时候宫中就没人不喜欢长公主,哎……”

    婉婉低着头缓缓而行,青叶提着木箱子在后面,主仆二人看着很是安静。

    “哎!该神采飞扬才是??!”

    一阵唏嘘后,老太监背着手转身离去。那驼着背看着就像是一座石碑。

    微风吹过,落叶飞起,飘飘荡荡的旋转着……
  • 河北馆陶:端午节火了“艾旅游” 2019-06-24
  • 德州扑克赌场披“俱乐部”外衣 打竞技旗号难掩赌博实质 2019-06-23
  • 2018高考志愿填报技巧和方法 高考志愿填报指南(收藏) 2019-06-23
  • 广东省直机关工委召开专题会议br传达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6-22
  • 中外学者齐聚拉萨 首届中国西藏拉萨阿里象雄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 2019-06-22
  • 特写:中国端午节文化走进韩国校园 2019-06-22
  • 现阶段人民是指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哈哈] 2019-06-22
  • 农业农村部2017年返乡下乡双创人员达740万人 2019-06-21
  • 乐清湾跨海大桥雄伟壮观 2019-06-21
  • 2018年河北省直机关第一期党支部书记示范培训班圆满结束 2019-06-21
  • 日本佳子公主留学后回国 被称日本皇室"最美公主" 2019-06-20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6-20
  • 习近平同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 2019-06-20
  • 南宁高新区提前完成全年财政收入任务 2019-06-20
  • 端午小长假 宜春接游270.6万人次 旅游综合收入12.73亿元 2019-06-19
  • 怎么买新疆时时彩 香港马会一码中特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 天津时时彩彩票控直播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2019计划极速快3计划 今晚的码报是什么意思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基本走势图 篮球公园 查看河北福彩排列七 今天福彩3d试机号分析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本图 新疆25选7微信群 sina体育 新时时彩杀号定胆360